取洋名便是崇洋?

Posted on Updated on

大山(Mark Rowswell), 擁有知名中文名的加拿大人
(圖片來源請按圖)

有些人的義和團主義愛國意識不是普通的強: 出國讀書是對台灣的教育沒有信心;移民就是叛國罪;取個英文名字是對自己的民族文化自卑;講話中英夾雜就是個假洋鬼子、不尊重自己的母語。

不知這些人登高一呼審判他人前,請問有無先刮刮自己鬍子照照鏡子問問自己何來資格當「正義魔人」(註1) 端正社會風氣?

單純的個人喜好都可以被泛政治化民族化到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地步? 台灣政府忙著和世界接軌都來不及,難道還會頒發一座「捍衛中華文化」的獎座感謝這些人乎? 尤其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並不是民國初年無知百姓對洋砲洋槍哈個半死的年代。這年頭東風壓倒西風,誰取洋名是為了表示自己高人一等? 誰無知相信外國月亮比較圓? 中國潮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襲捲世界,全球上萬學者在研究「紅學」,歐美企業家流行把第二代從小送到中國學中文,外國政客個個絞盡腦汁取中文名以表示對中國人民的友好 (註2),在中國的老外更喜歡取中文名和當地人打交道。奇怪的是,他們外國人沒有「媚華」之嫌,而我們華人不過取個洋名圖方便,就是對不起列祖列宗? 這帽子可真扣得老大。

那麼,請問,聽西洋歌曲算不算崇洋? 染褐金色頭髮是不是媚外? 娶嫁外籍人士可不可謂仇視本國異性? 拿多國護照算不算漢奸? 吃麥當勞是否向資本主義投降? 過感恩節不過清明節豈非數典忘祖? 信基督教的人難不成都是「二毛子」? 取英文名還事吧? 比照邏輯行事,如果人人堅持本位主義,老王賣瓜、孩子再醜也是自己的好,敵視所有外來文化,閉門造車,那台灣何不乾脆鎖國不要跟世界他國文化接觸、被他國文化荼毒豈不更好更妙?

錢復 (Frederick)、胡志強 (Jason)、陳唐山 (Mark)、黃志芳 (James) 這幾位先後出任外交部長,個個都有英文名字。照道理他們是站在最前線、代表中華民國的官員,最有理由資格保留中文英譯名、宣傳中國文化,可為什麼他們都選擇另取英文名?? 難道原因是自卑於自己的中文名?!

我想這些義和團員人並不明白,如果你日常生活必須常和許多外國人接觸,堅持保留 (尤其是複雜的) 中譯英文名不啻是搬磚頭砸自己的腳 (註3)給人方便就是給自己方便,堅持洋人必須遷就他們的人,不是過於自大天真無知,就是苦頭還沒吃夠,再不就是生活圈子小,來來去去就和這麼幾個洋人接觸

本來是件很簡單的事: 一個人任何名字都是自由社會個人意願下的決定,Candy 也好, Cherry,Eason, Jesus,Hitler 也罷,名字取之自身用之於自身,就算不雅不當遭洋人譏笑也是當事者一人承擔! 為何要莫名其妙承受不相干人士放矢指責?

本人萬萬不會寫篇文章去干涉閣下喜用中文音譯的英文名 (或包纏小腳、抱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睡覺) 未免冬烘,請閣下也別一口咬定全世界就台灣人人愛用洋名。抱歉,取洋名者,絕大部分的人可能連護照上的中文名都還在,招誰惹誰了取個洋名代號就得罪了這些人,要被貼上崇洋媚外、自卑、弱國弱民心態的標籤? 因為別的國家人民不用洋名,台灣人愛用洋名所以大家要檢討? 如此沒安全感、事事借鏡他國人民作為、以別的國家馬首是瞻,這難道不正是弱國弱民心態的表徵?

何況以正義之聲,高姿態評斷他人者,骨子裡說穿了不過是「踩低別人哄抬自己」的偽善者。某些人聲稱自己英文說了十年,在國外求學幾乎可算同化了,但人家仍坐不改名,行不改姓照用中文直譯的英文名無誤,就連外國人也得遷就他,而你們這些台灣人」恐怕中正機場都沒去過,倒取個洋名自嗨? 還有某些人嫁給洋人旅居國外數載,連孩子都生了,國籍都改了,尚飲水思源沿用中文音譯名,而「你們這些台灣人」連正確(?)英文名該怎麼取都搞不清了,別自曝其短、丟人現眼 (特別是丟了她的臉),好不?

名字只是個稱謂符號,有人希望取洋名,也有人堅持用音譯名,這是使用者個人決定,畢竟這是他自己要用的名字,他覺得好用方便、可以代表他這個人就好。偏偏有人言之鑿鑿,堅持自己是對,別人是錯,硬將自己的價值觀套到他人身上,末了再扣個愛國主義大帽子來支持自己狹隘的論點。

一個人(取洋名)的行為不足以代表整個國家,一群人的行為充其量只能稱為「現象」。而如果洋人硬要以偏蓋全,看不起取錯洋名有洋名的中國人 (看不起別人正確嗎?),那這些洋人們我們避之唯恐不及,更遑論與之相處結交甚至結婚生子,又為甚麼會有人覺得有必要反客為主,撰文「提醒同胞」別取英文名讓外國人質疑笑話我們呢? 取笑他人和跟著洋人一起譏笑同胞的人才是有問題的人吧? 這麼殷切的想彌平給外國人的壞印象,大概是不自覺的自卑感在作祟吧?

歷史證明,手持愛國主義盾牌下的義和團暴民,真正國難當頭時是不敢與外敵拚命的。當年義和團一見到真正的外國軍隊立刻作鳥獸散,但大肆燒殺、姦淫、擄掠、屠殺起自己的同胞之時,倒是毫不手軟。

10/26/2012
小火焰寫於風城

===================

註1:有人留學十年歸國,有人娶嫁洋人。
註2: 比利時首相范龍佩,現任法國駐華大使蘇和、義大利駐華大使謝颯;各國大使館的旅遊局駐華首席代表們也多有中文名,像菲律賓的柯茉莉、泰國的鄭璧文。
註3: 日常生活即使不需和外國人接觸,取個英文名字自娛又豈是滔天大罪?

===================

【延伸閱讀】

About these ad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