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焦糖雞蛋布丁

Posted on Updated on

圖/台南名產伴手禮 – 紅磚布丁

認識我很久的朋友才會知道,其實我是一個對吃很挑剔的人。

平常我對上館子十分隨和,大部分時候也是有什麼就吃什麼,朋友很少聽我大談美食經,對日常社交應酬的餐會也少有什麼怨言。只有跟我比較熟的朋友才知道,我對美食的要求其實是非常心理和精神層面的,也許表面上我不曾鑼鼓宣揚我對某種食物或某家餐廳的偏愛,但吃到難以被稱為「美食」的飯菜時,我卻會很小心、很整齊的撥在一旁,不去動到它,而當遇到真正讓身體和靈魂感到滿足的食物時,明眼人則能從我的食量上看出我對美食的偏執狂特質 → 絕不客氣地大口進食。

焦糖雞蛋布丁一直是少數我不能抗拒的甜食之一。

就像美國南方黑人的療癒食物 (comfort food) 一樣,焦糖雞蛋布丁對我有撫慰、治療、使人感動和快樂的力量。那甜而不膩、 入口即化、充滿濃濃奶香和焦糖甜味的雞蛋布丁,總在每次送入舌尖的剎那,經由味蕾將我腦子的記憶細胞飛快連結回無憂的童年時光: 那放學回家後在冰箱等著我的冰冰涼涼的味全布丁,還有卸下沈重書包及整日課業壓力後,享受點心的美妙十分鐘休息。

小時候,味全布丁是奢侈品,並不容易吃到。我一直記得撕開錫紙後,湧入鼻腔那一股濃滑的奶香氣味,還有掰斷底部氣孔後,布丁「啵!」一聲跑出來的樣子。吃布丁真的是童年最大的享受之一,比起現在市面上充斥滿是人工糖精和色素的甜食,焦糖雞蛋布丁不但符合健康取向,也能滿足孩童們的口腹之慾。

更重要的,對我,焦糖雞蛋布丁是一種與童年快樂時光劃上等號的食物記憶裡對某段時光緬懷下的心情副產品;就像有些人吃到阿婆鐵蛋,會想起在淡水河畔談戀愛的日子;聞到豬腳麵線的香味,會記得每次過生日母親滿滿的愛心;還有吃蘋果時,會回憶起幼時那物質貧乏、舶來品昂貴得離譜的年代一樣。勾起回憶的食物也許不盡相同,但都有一個感人的背景故事,提醒我們不要忘記這些珍貴的時刻。

於是我深深相信,人類對片斷時光的回憶,是靠著味覺和嗅覺串連並保存起來的。一個人對某種食物的鍾愛,除了酸甜苦辣表面滋味的偏好,有時,是不是更為了咀嚼這樣食物時所勾起的珍貴回憶?

好友 T 的例子應證了我的想法。

T 有一個交往近十年的女友,兩人在價值觀、思想行為、理財投資甚至日常生活習慣上都非常契合,唯一讓他深覺美中不足的是女友是中日混血,又在美國土生土長,對台灣美食的熱愛有限,尤其對 T 的最愛: 台灣剉冰,毫不動心。她不能理解為什麼每當 T 喀吱喀吱、大口吃著剉冰的時候,臉上會浮出夢幻般的表情,更不明白為什麼一個理智成熟、事業有成的大男人,會對一碗不起眼的冰,露出比對勞力士金錶還要貪婪的眼光。對她而言,男友對剉冰的熱愛太沒有邏輯,因為那不過是一碗清冰加上紅豆、花生、粉圓和糖水的東西而已,在她的眼裡,再普通也不過。

也許關鍵就是「在她的眼裡」吧! 有些人對食物可能天生就有比較強烈的感情,那和他的出生背景、成長環境和心靈感受的敏銳度有關。有些人則是比較隨性,食物帶給他們的就只有填飽肚子的功用,毫無感情因素牽扯。我並不能說何者比較幸福,或誰對誰錯,只是我曾看過一個四十多歲的大男人在路邊攤吃完一碗麵疙瘩後,突然淚流滿面的樣子。不知道這碗麵疙瘩讓他記起了什麼,或許是想起了誰,但看見一個人能用一個真摯的心來享受食物,這種感覺還是很好的。

孔子說: 「食、色,性也」。下次當朋友瘋狂於一樣你認為並不好吃的東西時,請尊重他的口味,不要批評吧!不妨問問,對這樣食物的喜好背後,有沒有一個感人的故事?

1/25/2001
寫於風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