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朋友 ‧ 故事

Posted on Updated on

和朋友相聚時,我往往是話少但愉悅的。

常常微笑坐在角落,讓自己的雙耳浸溶在笑語的熱絡氣氛中,感受友誼的溫度。

我有一群從中學認識到現在的姐妹淘,每次回去,一定不忘抽空和她們聚聚。我並不是這個團體裡的核心人物,只是將這個團體凝聚在一起的一管膠水。現在社會如此繁忙,住在同一城市的人都常「王不見王」,很難約個時間見面。我的回國,多少為大家提供了一個開小型同學會的現成理由,多年來,我亦欣然承擔這樣的膠水角色。

姐妹淘的規模時大時小,規模大時一屋子浩浩蕩蕩二十多人,聲勢驚人。規模小時連我約五六七人,約在星巴克一角喝咖啡吃蛋糕剛剛好。

這群姐妹淘裡,有著形形色色的職業背景,舉凡電腦工程師、大公司的小上班族、小學老師、保險員、立法委員的特別助理、千金小姐、某國在台辦事處專員、自己開店的女老闆、被老公查勤得半死的小女人、受惡公婆苦毒的小媳婦、到黑社會老大的紅粉知己 (不蓋你)、叱吒商界的女強人,當然亦有平凡的家庭主婦如我。雖然紅粉知己和女強人常常放我們鴿子,又偶爾會有某某某的乾哥弟妹或酒肉朋友來插花,不過基本上本團班底大致如此。

我很享受這樣的友誼聚會,因為即使她們有些人從未踏出國門一步,也從不覺得我住在美國有什麼特別了不起。相比起一些覺得我待在美國,就應該比別人多長顆眼睛、多添個鼻子的其它朋友,在這樣的團體裡,我完全沒有壓力。也許因為大家性情都真,我亦大可盡情做自己,特別感到接受與被接受的默契。

幾位在學校時曾如膠似漆的朋友,不知不覺地在一兩次這樣的聚會後分道揚鑣,不再有交集。反而另外有幾位唸書時和我不甚要好的朋友,在幾次聚會後漸漸熟稔起來。那些後來才跟我比較好的朋友,最常和我說的是:

「嘿~◎◎◎,以前在學校時,我覺得妳很驕傲ㄟ」,朋友揶揄我。
「喔喔喔~」我感到很不好意思。
「現在我覺得妳一點也不會」,朋友對我擠擠眼。

我有點哭笑不得,對這種又褒又貶的話,我多半不知該做何反應。

我知道自己以前是那種比較不擅交際的悶騷型,可是從沒想到給人家的感覺會是驕傲。

想了想,的確,以前在學校,我從來不是個笑臉常開的傢伙,對旁人要求高、對自己要求更嚴,同是十幾歲的慘綠少女,心智一樣不成熟,別人當然不鳥我。當時真的是 EQ 很低,算是個剛愎自用的角色。

十幾年後的我,被歲月、生活磨去了滿身淩人的傲氣,對自己的要求雖然還是嚴格的,不過對旁人卻已學會了接納寬容。

當然,我依然不是那個講起笑話,能讓全桌笑得東倒西歪的人,也不是那個大爆朋友最新消息的八卦女王,更不是言者諄諄、道貌岸然的聖女貞德。我比較像的,是角落裡的一個影子,總愛安靜的豎起耳朵聆聽,少發議論。

朋友有苦惱,我願意借出雙耳,任由她們傾倒心靈垃圾。朋友豪邁大笑時,我也會被深深感染,覺得世界這一角,趣事特別多。

我想,多年來,我一直是收聽朋友們生活廣播劇的忠實聽眾,在她們的故事裡,我學會謙卑與惜福。

不過,影子也有開口的一天。近年來,漸漸地,我也開始慢慢向大家傾訴起,屬於我的故事。

以前總怕沒人聽、沒人愛聽、沒人想聽,沒人有時間聽,所以總是開了口、又閉上。現在臉皮厚了點,終於願意嚐試,把故事說給別人聽。

也許說了,依舊惘然,沒有回應,亦無掌聲,但我總是想著,世界這麼大,我的某些故事,也許能使大家看見部份的自己、聯想到身邊的一些人事物,提供娛樂趣味,甚至從而啟發獲益?

於是我開始說故事,說著關於我生活上零零碎碎的小故事。

而閱讀我部落格的朋友們,故事已經開始講了,如果你剛巧路過,何妨暫坐片刻,聽我在天橋下說說故事??

2/12/2006
天橋下的說書人小火焰,寫於風城

————————————
圖片來源: 這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