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粽情

Posted on Updated on

今年端午都過了好久,才想到忘了吃粽子。

一向很愛粽子,尤其是將生米炒香後再包入褐白竹葉的台灣肉粽。粒粒分明、油香滑潤的糯米,夾著半肥瘦的豬肉和其它本省餡料的肉粽,是出國後還令我魂縈夢牽的食物之一。大概是童年的記憶殘留,一提到粽子,幼時小販沿街叫賣的「燒肉粽」的香味,仍會在鼻尖若有似無地飄著。

我生日後,農曆上的下一個大節日就是端午,每年我都拿粽子充當生日蛋糕吃。也許是補償自己的心態太重,常常一不自制就會吃得太多、腸絞胃痛,年年屢試不爽,但年年不怕死地貪吃不誤,根本也顧不得可能會痛得在地上打滾的遠慮,畢竟端午不吃粽算什麼端午? 後來又連帶愛上一種褐色半透明的沾粽醬汁,其它沒粽可吃的日子,拿這醬汁來拌飯、佐麵、甚至沾麵包,配著細碎的花生粉,也就足以讓我胃口大開,神奇的醬汁令無趣的食品也變成了人間美味。不禁偷偷感謝自己就誕生在端午之後,讓我嗜粽的怪癖得以光明正大。

父親的生日就在端午後數天,他比我更愛吃粽。我嗜肉粽;他愛甜粽,尤其鹼粽是他的最愛。祖母包得一手好甜粽,偏偏肉粽就包得不怎樣。福建肉粽的包法極其簡單,不過是糯米花生加豬肉香菇,配料了無新意,色澤蒼白無光,味道呢,就是我一定要沾醬油才嚥得下肚的味道,其餘您慢慢想像。祖父當年對祖母所包肉粽之挑剔,常是吃了幾口就棄置一旁,剩下整鍋被煮得熟透的肉粽,任我揀食。然而,祖母包的鹼粽,卻是比市場裡賣的還要好吃上幾十倍,瑩黃的鹼粽嬌小玲瓏、晶瑩可愛,放入冰箱裡冰一下,入口後沁涼透心、軟硬適中。父親尤其喜歡淋上蜂蜜或白砂糖,兩三口一嚼就整粒吞下肚,一次吃上三、四粒也是家常便飯。而也許是因為父親愛吃,印象中冰箱的鹼粽總是一下就光了,輪也輪不到我這小鬼頭的份。少吃它,大概也是我沒對鹼粽產生喜愛的原因。

從小祖母有教過我包粽的方法,但手笨的我不論怎麼包,米都還是會漏,尤其那繫上細棉繩的手法實在複雜,學了就忘,都沒記住,等於沒學。祖母已去世多年,父親這一輩的似乎沒人得到祖母包粽子的真傳,孫幼輩如我就更別提了。也許是遺憾沒有將祖母的包粽手法傳承下來,每年端午,往日祖母坐在浸泡粽葉的大鐵盆前,包著一串串粽子的勞累身影,隨時間的流逝,在我的心版上,不但沒有淡去,反而隨著年歲增長與為人妻母後,愈來愈清晰。

我似乎了解祖母當年包粽的心情;粽子彷彿象徵著身為媳婦、母親、妻子的使命。細細的棉繩,粗粗的粽葉,緊緊包入的是殷切的愛與盼望。

祖母在多年前,於父親生日的前一天溘逝,愛吃甜粽的父親,自那時起,據說就再也不嗜粽了。

6/28/06
寫於風城

——————————————-
圖片來源: 這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