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讓胃去旅行

Posted on Updated on

Photo credit: Champaign Taste

好友 M 是牙買加出生的美籍華裔,三歲隨父母來美定居,在此生根長大,雖然他尚保留著一些父母從小灌輸的中國美德,但半句中文都不通的他,基本上是根香蕉,外黃內白、滿腦標準美國思想。成年後娶了高大美麗的美國白妞 A,婚後生活人人稱羨。小倆口生活習慣、價值標準樣樣契合,偏偏飲食口味大異其趣。M 愛極了從小母親煮慣的中國食物,新婚妻子卻只喜食義大利菜和一點點泰國菜,別國食物連碰都不敢碰,連中國菜也是嫁了 M 後才開葷淺嚐,而且只限炒飯、春捲、咕咾肉類。

上週末 M 帶了妻子和遠從佛州來訪的父母,到我家中小敘,行前說明他的雙親很想嚐嚐我的手藝,想請我下廚。這位曾擔任我家座上「食客」長達三年之久的少年郎,黏在電話筒上半小時、半哄半騙地說對我的「三杯雞」想念的不得了,一定要煮給他解饞云云。這道馬屁符一貼上來,在下焉能說不乎? 只好乖乖恭敬不如從命,到市場東挑西選,準備當天煮幾道簡易家常菜,熱情款待長輩大駕光臨。

M 的妻子,A,和我們頗熟,不過那頓午飯從食量中看得出她沒有吃飽,我那太「正統」的中餐菜色,很明顯地不合她的胃口。除了 A 之外,大家都很捧場,幾道菜幾乎都吃得盤底朝天。

晚餐將近時大夥商量著要買外賣,免我辛勞再煮,唐詢問大家想吃什麼時,M 的母親說: 「隨便,我們什麼都吃,可不要墨西哥菜。」想想又說: 「泰國菜我也不愛。」隔了一會兒又說: 「日本壽司也千萬別叫。」當 M 和妻子討論,決定要為她買愛吃的義大利菜,以彌補她中午沒吃飽後,沒想到母親大人聞言轉頭又道:「哎~義大利菜澱粉多、熱量高,我們也不是很想吃義大利菜耶!」

所以說來說去,我家方圓百里內,東刪西減後可吃的也只剩中菜而已,搞半天兩位老人家原來還是只想吃中菜。M 與妻子私下又再商量後,A 依然決定要吃義大利菜,她面無表情地說: 「反正中國餐館也就在義菜館隔壁,兩間可以一起外賣。」其實這句話的翻譯就是: 「你們吃你們的,我吃我的,井水不犯河水。」,有個性 (豎大拇指)。後來 M 的父母妥協,改吃義菜,兩人最後各點了半個義式三明治草草打發晚餐。

我和唐主隨客便,沒敢說話,只是將這場婆媳的較勁看在眼底後,默默搖頭。

本來以為大部份人都像我和唐,什麼菜餚都很樂意去試,雖有偏好,但對其它食物不至於厭惡到唯恐避之不及,後來才發現並非如此

我們一向不排斥嚐新,幾乎什麼菜都吃過,只要有機會,越南、泰國、馬來西亞、印度、日本、韓國、印尼菜我們都常吃。衣索比亞、俄國、希臘、法國、義大利、美國鄉村菜也都是我們全家打牙祭時的上選菜餚。唐和我都認為孩子應該從小多接觸各國美食,不能光吃單一國家食物 (美國),或養成偏食、挑食的習慣。我自己煮菜時,也多方參照各國食譜,推陳出新,希望培養出孩子品嚐異國食物的開放心胸及態度。

我們的兩個孩子之中,兒子比較缺乏嚐試新食物的勇氣,有些東西他沒看過吃過、就不太願意入口。從小我們對他的要求是: 不管任何食物,你沒吃過的都不准說不好吃,一定要吃上兩口後,你才可決定要不要繼續吃完它,不然沒有商量餘地。我們當然知道每個人有自己的喜好與味蕾敏感度,不愛吃的東西也強求不來,但你要是對嚐都沒嚐過的東西搖頭拒食,那不是因為不好吃,而是耍性子加膽小,小小年紀不可有這樣的心態。

所以現在兒子都知道,放在盤中他以前沒吃過的東西,都要吃兩口試試看,然後我們才來討價還價吃多少。我們也不會在他吃前告訴他吃的是什麼東西,免得他有先入為主的偏見觀念,很多次都是他初看食物時本來不想吃,後來吃了之後發現原來很可口,像海參、魷魚、豆腐、粉圓、蘆筍、印度手抓餅等等。

女兒的飲食習慣好多了,什麼都來者不拒,我們也什麼都給她吃,曾經一度我們被婆婆罵過: 「沒看過人家像你們這樣養孩子的,百無禁忌!!」我和唐也讓女兒啜過白酒,舔過舀泡菜的湯匙;孩子們其實很清楚什麼是對他們有害或有益的,半點強迫不來,父母有時過份的保護反而會讓他們的味覺感受被局限,等到長大時想再改變就已經太遲,結果一輩子就只能吃一些「安全」的食物,其它食品不願、不會也不想嚐試。

也許有人會說,喜歡同一種食物並沒有什麼不好,當然,但這世界如此美麗廣闊,能以嚐試多元的食物來認識這世界,讓胃去旅行,豈不是一種很棒的方法? 這就好比報紙使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異國美食,使味蕾不出門,即能嚐遍天下味,豈非妙極?

世上很多人與人間的仇恨,是起源於不了解對方的立場、背景而產生誤會。如果 A 和 M 的父母,可以靜下心來,試著去了解對方對不同食物愛好的原因,聽聽彼此成長的背景故事和食物在各自家中扮演的角色,也許食物能成為化解婆媳間緊張關係的潤滑劑?

我對食物的功能,有著如此巨大的殷切和盼望,或許是太單純可笑?

但在我的心中,食物不只是食物,而是一種傳統、一種象徵、甚至可以說是一種驕傲,是一個民族繁衍流傳的具體見證。

所以,何不讓胃去旅行? 給自己多一些機會去嚐試新的菜餚,了解各式菜色背後的故事起源,步出自己的安全地帶,偶爾冒險一下,我相信,沿途的風景一定會讓你改變對這世界的看法的。

8/14/2006
寫於風城

One thought on “【2006】讓胃去旅行

    […] 我十分相信人的味覺和記憶是緊密相連的。人的一生中,會下意識不停地去尋找這些從小到大與美好記憶結合的美味食物,我們的舌頭會窮極一生去追求這些味蕾記憶裡的味道 —— 那些所謂「媽媽的味道」、「阿嬤的味道」。最近在讀 Matthew Amster-Burton 的 Hungry Monkey 一書,書中也一再強調從小培養孩子多元口味的重要性,小時候父母對食物的多所限制,只會剝奪孩子成年後對食物享受的能力。食物,其實是場冒險,經歷愈多,吃得愈多采多姿,得到的樂趣也愈多。而一旦一個人的冒險經驗愈豐富多元,他肯再去冒險嚐試的意願也就更大。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