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湯國英雌

Posted on Updated on

【本文寫於女兒三歲時】

「喜歡喝湯的孩子孝順!」。

小時候,我是出了名的愛喝湯,每次有長輩來家裡吃飯,看到努力埋頭將碗中湯飯喝得唏哩呼嚕大聲作響的我,總是慈眉善目又面帶微笑地吐出這麼一句命運的預言,語畢還不忘跟我祖父母眨眨眼,大有「您兩老可沒白養這孫女」之意云云。我不知道這是出自於哪家治家格言裡的「小孩測乖術」,也不了解長輩喜歡幫小孩子看相的動機到底何在,我愛喝湯,其實原因很簡單,純粹是為了止飢

自幼家中祖父庭訓甚嚴,餐桌上永遠只有他一人才可以挾菜,同桌吃飯其它人的份量,在祖父就座用飯之前,就要先行挾到自己的飯碗上擱好,然後才可恭請祖父來開動。那時吃飯用的日本白花瓷碗,容量也只不過比一個拳頭大一點,滿滿地添滿了八分滿的白米飯後,哪裡還有空位留下好盛菜? (我的碗還常被祖母添到「凸」起來)

是以每當晚餐,我一股腦地吞完了飯上薄薄的幾片菜與肉後,心中就暗暗對著剩下的大半碗白飯發起愁來,滿桌的菜餚就近在眼前,偏偏我連舀一匙菜湯或肉汁來拌飯的勇氣都沒有,而在我家屋簷下,飯沒扒乾淨是要吃「竹筍炒肉絲」的。唯一剩下的只有湯,桌上的湯倒是無限量供應的,愛喝就去盛,祖父並不禁止,只不過湯中菜料全得留下,要等祖父吃飽用盡、下桌剔牙去了才由得我們取食,是以小時候的我,最愛喝湯,原因無它,就是因為湯泡飯好入胃,飯泡了湯才容易囫圇吞棗喝下它,管他青菜豆腐湯、榨菜粉絲湯還是紫菜蛋花湯也好,幾勺湯拌入飯,就當喝水一樣把它灌入喉中,萬一飯多噎喉? 嘿~不要緊,再來一口湯,包你連飯帶湯地全部一口沖下去。

也許因為從小這麼養,湯成了我吃飯時的最佳良伴;菜色好時,碗中從天而降出現一粒鹵蛋,配著湯飯下肚,感覺既美味又幸福;菜色差時,湯泡飯配著幾片甘藍菜葉,滋味也是經濟實惠,勝過挨餓。漸漸地,日子久了,我喝湯也喝出點智慧來,比如說,濃湯配飯吃起來就像吃燴飯一樣,湯與飯可一齊吃下肚,不礙事的。清湯就得多道手續,要先噘嘴把湯汁吸淨,才吃泡過了的湯飯,否則當晚必定腸絞胃痛、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本人屢試不爽,理由至今不明,也許是心理作用?)

還有,吃魚湯泡飯時,絕對要「舌聰目明」,免得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大人煮魚湯時難免有魚刺魚骨魚鱗魚鉤等沉鍋底物,所以舀湯時就要把眼招子放亮,千萬別把不可下肚的異物舀進碗裡,萬一真的不小心舀入了「漏網之刺」,那就千萬要在還記得它落在碗中何方位之際,快快取出,免得掉入茫茫湯海後才來海裡撈「刺」。

湯飯準備就緒後,入口前還要用眼睛快速雷達掃描一遍,確定沒有幼幼的魚刺「埋伏」,才可舉碗就口。而如果以為這樣就可漱口下肚,那各位可就錯了,接下來要考驗的是「以舌辨物」的功夫;舌頭先要在唇牙齒際「繞樹三匝」、檢查沒有魚刺突起之後,再用上顎與舌面相壓,確定飯中沒有「刺」客的藏匿,最後再用牙齒細嚼數下,肯定飯中完完全全、徹徹底底沒有魚刺,到此才算小功告成,終於可將魚飯慢嚥。可是,慢著,這個慢嚥可是吃魚湯泡飯功夫的最終精華所在,我有這麼幾次就是忽略了最後這個關鍵的步驟,險些陪上小命一條,不幸嚥下了「來無影去無蹤」的隱形魚刺,最後要以半瓶米醋灌嗓了事。

湯喝多了,不僅喝出智慧,也喝出廚藝來。如祖母的私房湯 — 紅糟魚湯,全家也只有我喝多了,一個人暗暗喝出調味來頭、偷偷學將起來,日後連父親都要向我拱手討教。而街坊鄰居向祖母三番兩次求教的福州魚丸湯,也是我磨蹭著祖母,一點一滴的掌握到做魚丸的箇中訣竅,將它學了個通。其它如佛跳牆、火腿鰻魚盅等高難度的湯品,我雖不敢說做得和祖母一模一樣,但起碼身臨其境、躬逢其盛,日後上餐廳點湯,心中也有個評斷水準優劣的譜。

自從坐月子時,在網路上買到非常好用的一品燜燒鍋之後,我的喝湯生涯就變得更加如魚得水起來。

滾水川燙牛肉後,撈起下鍋,注入十碗水,放下高麗菜番茄洋蔥馬鈴薯紅蘿蔔、幾粒蒜頭,鹽糖醬油胡椒酒稍做調味,煮個大滾後擺入燜燒鍋裡擱著,隔天就有清嫩爽口的羅宋湯 (Borscht) 可喝。否則鳳梨苦瓜,全部切塊了和雞翅一併放入,加鹽酒薑片調味,在爐上煮沸後置入燜燒鍋,火都不用開,三小時之內也可上桌,件件入口即化,於是龍心大悅。自此玩物喪志,天天變換著花樣喝,樂此不疲。

我愛喝湯、愛做湯,而且現在又進化到可以純喝湯賞味,再也不用小家子氣地以湯泡飯下肚,可是最令我高興的是,我生的女兒,也像我一樣愛喝湯。

那日煮了玉米海帶排骨湯,兩歲的女兒,用其粉藕似的兩隻短短小手臂,捧著比她的頭還大的湯碗,大口牛飲起來,口中灌不下的湯,就任其自兩頰汨汨流下,她鼓起腮幫子,硬是將大碗「乎乾」,氣魄之驚人,大有「力拔山兮氣蓋世」之貌,看得為娘我不由得笑咧了嘴,大嘆女兒有當年乃母之風,是個鐵錚錚的「湯」國英「雌」。看著女兒嘴角油光閃爍,一臉飯足湯飽的模樣,我摸摸自己的眼角,微笑著把眼角溢滿的淚水拭去,兒女們這一代,比起我們,要幸福多了。

「喜歡喝湯的孩子孝順」,我在心中,默默地誦念著這句「命運的預言」。女兒嘴角的湯水油光,在她笑開的小臉上和為娘的心中,似乎有這麼一瞬間,突然晶瑩閃爍地亮起來………..

02/28/07
寫於風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