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讀書之樂何處尋

Posted on Updated on

讀書的樂趣在於有心想讀、想讀能讀、不為讀而讀、又有好書可讀。

前陣子在博客來買了一批書,書都是好書,可是我卻偏偏都讀不下去。有些翻開封面讀了數篇後,索然無味,剩下的就擱在几上,任風捲雲看。幾次很想勉強一讀,又深覺犯了第三大忌「不為讀而讀」,索性閤頁收卷,煮飯打掃去。

六本書讀完總結算,兩本張愛玲,也只有寥寥幾篇讀入心裡,其餘全是匆匆瀏覽過眼;十年前頗欣賞的廖玉蕙,現在居然再也讀不出味道來;張繼高的文章很有社會正義感,可是讀久了會懷疑這世界是否將要滅亡,教人無比驚惶;梁實秋談吃,四平八穩、一筆不苟,像在談論一門科學,好不催眠。

沮喪得很,案前有好書,又有讀書的心;可是讀不下去、食不知味,能耐如何? 不知誰說過:「讀書如服藥,藥多力自行」。服藥也要人願意把嘴張開才行,難不成真要捏著鼻子灌下去? 本來「盡信書不如無書」了好些年,倒也相安無事,如今看不下書,開始疑心自己難道真是停藥過久、病入膏盲? 眼前蠅頭小字不停跳竄,念力定力齊用,結果字是看進去了,文意卻完全不解。除此之外有時還會搞笑一番,書冊在握,竟用左手開頁,嗚呼哀哉~

我看書龐雜,但多怪癖;英美譯書少看,日本文學挑三揀四,暢銷書不看,熱門作家不看,宗教書籍名人傳記都沒有慧根欣賞,勵志小品我又覺得如隔靴搔癢。搞到後來,能買的書自然大減。著實羨慕那些看什麼書都能津津有味的人,像我,豈止心痛,買了看不下,荷包也痛得很。

前幾年我做月子時,母親帶來一本琦君寫的《橘子紅了》,可能是近年來唯一看完的中篇小說。琦君是散文大家,沒想到偶一為之的小說也寫得入木三分,想想若是買金字招牌作家的作品,大概就沒錯。通俗作家寫通了人情世故,深獲大眾喜愛,能歷久不衰,也自有其道理。在下次書單上,記下琦君一筆。

近年來我比較喜歡看言簡意賅的散文,文字輕描淡寫卻涵義深廣,能教人低迴不已、溫故知新。受不了包裝精美、過份賣弄的文字,萬一看到作家用了我不識的生字來形容事物,會有一種如吃麻婆豆腐咬到花椒粒的突兀感。

我也比較喜歡寫某些特定題材的作品,多數要和人情有關 (親情愛情友情)。寫景的遊記當然出版界好作品很多,可是要找到能寫得「合情合景」這一層次的遊記就非常難。寫食物的書最近似乎造成一股閱讀風潮,據說出了不少名家,蔡珠兒似是箇中翹楚,對她的作品有眾多寄盼。

最後,我想還是回歸中國古典文學比較保險。想把《三國演義》、《金瓶梅》、《水滸傳》買來重讀,也許如今會有不同的體悟。依然拒看 《紅樓夢》,我是俗人,沒這品味欣賞。

多年不看中文書後再重新拾閱,很想費一番力氣把從前博覽群書的熱誠找回來,但隨即又轉念一想,奉行老莊的「無為而治」也沒什麼不好。

讀書之樂何處尋? 讀書也要順其自然,就隨緣罷……

04/14/2007
寫於風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