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品味

Posted on Updated on

Wild Vines Frutezia Orchard Blend

月前我帶了一瓶非知名酒莊釀造的青蘋果白酒 — 6% 酒精濃度、微冰,到朋友家與朋友莉共享。其酒果香馥郁、清洌爽口,我一喝當場手舞足蹈,樂不可支。莉是酒痴,對品酒下過一番苦功,只見她喝完一杯又接一杯,酒興生、猶未盡,頻頻讚不絕口,又取起淡霧色略透明的酒瓶細細端詳,百思不解為何她從來沒在店裡看過這酒?

我見她如此喜愛,便告知她何處購得、價格多少,不料友人聽畢,居然杏眼圓睜,大嗔:「啥? 妳說這酒才賣 $ x.xx 元? 」「這麼便宜的酒!! 罷罷罷!!」莉揮手做嫌惡狀,之後未沾該酒半滴。

朋友酒齡高,喝酒比我在行,雖然我自己很喜歡這瓶白酒,認為它價廉物美,此後常常買來自飲贈人,不過經此一役之後學乖了,即使送人,也不敢再向人誠實報上此酒壞人胃口的便宜價錢。

*****************

有次回台,和唐在高雄一家知名飯店的頂樓酒吧小坐,本來想叫黑啤酒,可是後來看到窗外夜景這麼美,決定點兩杯酒附庸風雅一下。當時正逢薄酒萊新酒 (Beaujolais Nouveau) 登陸台灣,女服務生大力殷勤推薦,我和唐那時都沒有喝過薄酒萊酒,多少有點好奇。可是這酒要價並不便宜,單杯數百,一瓶近千,後來當然豁了出去點了兩杯喝,在等送酒的過程中,無限期盼。

酒杯一端上來,賣相不差,色澤紫紅凝練,細聞一下,果味也不淡,可是一入口後,我和唐對望一眼道:「老公,你覺得好喝嗎?」唐咂咂嘴,又啜了兩口,聳聳肩,把酒杯放了下來。我自己則是覺得味道有點酸,用水漱口後再嚐,還是酸,我有點懷疑我們那兩杯,可能是別人開瓶後剩下來的也不一定? 又大抵薄酒萊新酒比較適合佐餐,不宜單飲;最有可能的是,薄酒萊新酒本來就是酸味強,我這大外行,不懂得鑒賞。

後來聽說薄酒萊新酒在台灣年年十一月捲起一陣美酒旋風,人人豎起大拇指稱好,於是更加覺得自己沒有品酒天份??

******************

天母有家日本甜甜圈專賣店,據說常常有人花上幾小時排隊購買。某日父親經過此店時居然沒有大排長龍,於是買了幾個回家給大家解饞。我不嗜甜食,問我好不好吃實在不準,咬了幾口後只覺得麵糰質地綿密鬆軟,和美國膨大、有咬勁、麵糰多氣孔的甜甜圈大不相同,味道還可以,可是如果你問我會不會排上幾小時隊去買,會不會覺得好吃到想再去買第二批來吃,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一定要吃甜甜圈,我比較喜歡傳統的油炸麵糰 (雙胞胎?),沾滿雪白晶亮的粗粒糖粉。可是這家專賣店生意興隆,人潮川流不息,歷久不衰,可見大部份人,還是覺得好吃且百吃不膩吧? 不過據說此店的甜甜圈在日本並沒有像在台灣如此發燒,引進台灣後因為行銷宣傳與造勢成功,生意比在日本境內要好上數倍,此例更加應證了台灣遍地黃金之說。

******************

敦南路的誠品書店在台灣,已成一個地標,據說是不少中港旅遊團來台的必經觀光地點,其24 小時不打烊的經營模式為台灣首創,說誠品是台灣之光、台北之傲,一點也不為過。多年來誠品在台灣人心中,已變成一個與品味劃上等號的品牌,我認識不少非誠品不逛書店的朋友同學,對他們來說,即使誠品賣的書貴點,錢花在那看書的良好氣氛上也值得。原來買書、看書和書的本身已經無關,在誠品買書不是買「書」而已,買的是一種心情、一段愉悅的經驗、一份覺得自己是知識菁英的滿足感。

*******************

芝加哥是著名的 pizza 聖地,全美每年有數十萬嗜食 pizza 的他州遊客前來朝聖,絡繹不絕。芝加哥最出名的 pizza 專賣店有 Uno, Giordano’s, Gino’s East, Lou Malnati’s,我們剛搬來此地時,就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每樣都新鮮,什麼都想試。但當我們吃遍這些名店後卻非常心灰意冷,舉例來說: Lou Malnati’s 的純起士匹薩,起士多到噎死人,而且沒有半點香味;光鹹;讓食者感覺好像在嚼吞半融化的鹹塑膠鞋,又小小一個十吋大的 deep dish pizza,要價近二十美元,物不符價、名不符實。之後我們發現這些著名餐廳,七成以上入座的食客都是遊客,本地人多不光臨,我才一擊自己腦袋,大嘆笨蛋,趕快聯絡本地朋友,問他們到哪大啖匹薩? 結果報上來的多是名不見經傳的小店。

也有例外,芝加哥市中心的 Giordano’s,我們就很喜歡,他們的油炸 zucchini ,麵衣香脆內又多汁。

********************

我一向不太看暢銷書,並不是故意區別自己、與大眾不同,或是逆向操作、標新立異。不看暢銷書的原因是我對媒體商業化的行銷手法多有反感。可能因為自己是學市場行銷出身,看過不少推銷策略蠱惑人心,專朝人心弱點攻擊的行銷手段,故明白人心皆脆弱,唯一不受出版商擺佈的方法就是遠離資訊轟炸。說行銷是一種心理學,其實我覺得比較近於一種集體催眠術。

當然被大力炒得強強滾、紅辣辣的書籍,也並非都是壞書,一本書的好壞自定在人心,好書不會因為成了暢銷書就變壞,壞書也不會因沒放在顯眼的地方展示,就突然自動變好書。如果遇到有良心的書商願意幫乏人問津的好書打打廣告,讓好書不寂寞,吸引多一些人閱讀,當然更好,但我覺得這種為好書出頭的例子,在台灣是極少見的,許多暢銷書我想若不這麼大肆宣傳是根本賣不出去的。試問有多少次我們是上了廣告宣傳的當,買回了很多看完/用過了很想退貨、根本沒有想像中那麼好的書 (食物、酒、家電用品、化妝品等)?

人難免都有好奇心,真的。看見在路旁圍了一群人,誰不想探頭看看,湊湊熱鬧?

不過上一次當,學一次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這些也該是人之常情,卻為什麼大家容忍度這麼高,前仆後繼地中了商人的圈套,猶不心寒? 不只在商品選擇上如此,就連在政治人物的選擇上都一樣。

很多人也許會說,我就是喜歡做下里巴人,大眾選擇、有口皆碑的東西一定不會錯,我就是喜歡看暢銷書,去知名餐廳,買鑽要買 Dee Beers、Cartier、或Tiffany,出國一定要讀常春藤名校,只喝昂貴又系出名酒莊的酒,身上東西都要用名牌。某政治人物媒體都說他好,一堆人又在他的造勢會上感動到哭,他怎麼可能會壞到哪去? 這些東西/人我喜愛也認同,和大家通同一氣,我有安全感;覺得物超所值,一點也不覺得受廣告或盛名之欺。

那多好,我非常同意,這些也都是個人選擇的自由,絕對沒什麼不可以。反過來說,只鑽偏門,只是為了和別人不同的人,也未免刻意憤世嫉俗。

只要你不覺得你已經習慣讓廣告來幫你思考,商人來告訴你什麼才是好,讓名氣名牌人氣來決定你選擇事物的準則,只要你付得起這些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名牌價錢,且付得心甘情願、毫無怨尤,只要你真的真的真的喜歡,那就絕對沒什麼不好。只是你千萬不要受騙上當後反悔,跑來怨怪商人把商品包裝得太過華麗,廣告打得太誇張,那就不好。

賣東西本來就是商人的謀生之道,他們沒錯。我們可以不去迎合,但別責怪,因為願者上鉤。

什麼時候,在我們的社會裡,坦誠自己喜歡打折貨、廉價品、冷門書,反而變成一件丟臉事? 什麼時候高價位與品牌知名度,竟變成了高品味的代號?

而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問問自己,這些我們所購買選擇的東西,如果沒有名牌名聲的加持、廣告人氣的背書,我還會不會打心眼裡真心喜歡?

何時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對自我品味的信心,也才能強大到不被外界嘩眾取寵的噪音給蓋過?

04/17/2007
寫於風城

======================================================
聲明:本人所介紹任何產品事物,純粹是我自己覺得好看好吃好用好玩才介紹,所有產品也皆是我自掏腰包付費或受親友饋贈,與廠商毫無利益勾結或廣告合作關係。訪客如對產品有不同想法或個人經驗,在下恕不負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