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兒女如泡影

Posted on Updated on

Photo source: Urban Christian News

【本文寫於兒子六歲,女兒兩歲時】

2007 年四月美國校園發生大事件,一名 23 歲南韓裔 Virginia Tech 英文系的男生,在教室開槍射死三十二位學生,傷及二十餘人之後,飲槍自殺。此新聞成為美國歷史上,單次死傷人數最多的校園槍擊事件。

八年前 Columbine High School 校園槍擊喋血案發生時,死傷十二名師生,已震驚全國,那時我和唐還沒有孩子,站在人道的立場,我們雖然對那些死去孩子們的父母諸多憐憫,可是坦白說並無切膚之痛。遺憾這些孩子們燦若麗花的生命,還未開始,就要結束,但對於失去骨肉的巨大傷遽與悲痛,只能用膚淺的同理心去想像了解。

當時認為殺害這些孩子們的兩名高中生簡直是惡魔的化身,而惡魔的父母情何以堪? 不如以死謝罪的好。如今八年後,我和唐已是一兒一女的父母,我們對這次的悲劇,看的角度不再一樣,同時更體會到「喪子之痛」的心情是不分身份與國界的,一樣是辛苦拉拔長大的孩子啊,我們身體裡流的都是人類的血液,加害者家屬的心碎程度,並不會少於被害者家屬。尤其身為少數族裔之一,我對這位韓裔少年的父母更同情有加。

我的悲傷,自然比起當年也深刻刺痛許許多多。

一直在腦中揮之不去的設想,是萬一自己的孩子,如果也就這麼平白無故地斷送了年輕的生命,我會怎麼辦? 我該怎麼活下去? 我會不會崩潰? 白髮人送黑髮人,上天怎會容許這樣的酷刑發生在父母身上?

昨天唐在回家的路上聽著 NPR News 收音機報告,新聞敘述受害者中有一名孩子是家中獨子,父母滿懷期望地送他來大學唸書,沒想到一夕之間,就這麼一去不返、天人永隔。電台記者正在訪問著這位死去學生的父母,他一邊聽,一邊鼻頭發酸、眼角濕潤,差點忍不住在車水馬龍的車陣中,就要流下滾滾熱淚來,後來瞄到鄰車的女駕駛也是兩眼紅腫、猛吸鼻涕,想來也是在收聽同一電台。

我和唐自從有了孩子後,舉凡兒童性虐待、家暴、童工、幼童春宮照,在我們心目中都變成十惡不赦之罪,覺得這些虐待、性侵犯、苦毒兒童的人,全該被判處極刑死罪,尤其性虐待者的小弟弟全都應該剁碎餵狗吃,或讓他們每天在監獄中被人雞姦百次。

我們的心,也因有了孩子而柔軟許多,對路邊的小貓小狗連帶起了同情心;看到電視上援救飢童的廣告會很有感覺地潸然淚下;十歲的女童軍上門兜售,我們一定慷慨解囊買下從來不吃的甜膩餅乾;在公共場所不再向哭鬧孩童的父母投以批評的眼光;看到在玩具店地上打滾的孩子會若無其事地繞道而行;每年我倆撥出小筆的款項捐給固定的兒童病院,更積極回收垃圾、環保綠化,祈使下一代能有一個較清潔的地球居住。從小我延伸到社會大我,這些都是有了孩子後所帶來的轉變。

我覺得在肩上揹負了很大的使命,也了解到許多不身為父母不會知道的恐懼與壓力。孩子是個人生命的延續,更是宇宙運行的持續動力,但對我來說,當夜幕漸攏,坐在孩子的床沿就著微弱燈光看著他們睡夢中細滑幼嫩的蘋果臉龐,我只知道他們是我的心肝寶貝,有子彈射過來,我一定會擋在他們的身前,不畏死亡,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從沒想過會把他人的生命看得比自己還重要,為了孩子,我第一次感受到為所愛的人奮戰犧牲是一種何其強大高貴的情操,為了孩子我能生出無比的戰鬥能力,誰想要傷害他們,先來跟我一搏。

然而,孩子亦是父母心中永遠放不下的一塊大石,是一輩子牽扯不完的情感絲線,像胸膛出走的一顆心;赤裸裸、血淋淋地晾在太陽下,任人宰割。

東坡曾安慰友人:「兒女如泡影」。元豐六年,東坡四子遯出生,東坡作「洗兒戲作」詩曰:「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生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捫心自問,我也希望兒女平凡無奇,但幸福快樂,過著粗茶淡飯但身心愉悅的日子。我不要他們將來位高權重,亦不要他們聰明伶俐、留名青史,我只要他們身心健康,時候到了成家立業,各遇良人良婦後生一堆肥美可愛的孫兒讓我和唐來溺愛。我只要他們一生無災無難直至壽終正寢。

我是自私的父母,是不? 甚麼樣的父母會對孩子要求如此之低?

但你可知, 蘇東坡的四子蘇遯在出生的一年後便夭折,東坡一年前的「洗兒戲作」詩,竟然一語成讖。我想聰明如東坡,做夢也想不到吧? 無災無難,似乎是胸無大志的渺小期望,居然還並不一定能實現……

孩子的生命,雖強韌若石縫求生的野花,亦脆弱易逝宛若風中之微燭,再加上許多不可抗拒的力量操控,做父母的固然盡力想讓孩子免於受傷害,但超出你能力範圍管轄之外的,擔憂亦無益

我看過很多過份保護孩子的中國/亞洲父母,不准孩子泛舟、露營、游泳、參加劇烈的運動比賽;吃魚為孩子挑刺、吃肉剔骨、吃果除子;孩子永遠有最新的遊戲電動、從頭到腳全身名牌裝扮。孩子一個口令父母一個動作,把孩子供奉得像小祖宗。這些父母普遍認為教育孩子是學校的責任,可是孩子若在學校受到任何紀律管教,跑到校方理論,拍桌兼跳腳的也是這些父母。這些寵溺孩子的舉動,似乎就有些矯枉過正了。

如果我們一天到晚生存在恐懼中,禁止孩子去從事一些有「合理的危險性」的活動,又教導孩子們「不勞而獲」的享樂觀念,那這樣教育下出來的孩子,將來所面對的危險更巨大。因為他們從小沒有學會如何面對挫折和減壓的方法,沒有學會和同儕師長相處的藝術。父母不可能保護孩子們一輩子,當他們長大後到了必需獨當一面的時候,試問,誰來為他們處理生活瑣事?

Virginia Tech 槍擊案的凶手趙承熙的例子,是為人父母者的借鏡,教育不單指學校教育,學業成績,更重要的是身心健康和人格教育。所謂「素質教育」,是綜合培養一個人的完善人格,使孩子的個性得到全面的發展。孩子不但擁有全面的知識修養,而且有健康的心理狀態 — 樂於助人,合群,不偏狹,不自私,富於朝氣和活力。簡而言之,造就出一個「不悔的人生」是素質教育的終極目標。

我想,如果我能將孩子盡責的教到如上所述,那如果、萬一、即使他們是那槍口下的三十二口無辜的生命之一,我想他們也必不會懊悔自己的一生如此的被結束,而身為父母,縱然悲慟,也要欣慰。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本是自然常理,兒女確如泡影,捧在手心無用。只要他們曾璀璨地在天空中自由飛翔過,縱然最終幻化成水氣,亦不悔、不負此生。

身為父母,我們只能督促自己不成為刺破這些泡影的元凶,甚至是教育出扼殺這些珍貴孩子生命的劊子手!!

初稿 4/19/2007
完稿於 4/24/2007,寫於風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