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逝水

Posted on Updated on

難得安靜的陰天午後,女兒在房中恬靜地酣睡,遠處並不明顯的轟隆火車聲,混合著薰香彌漫的春風,空氣中有一種時間恍惚,地點朦朧的況味。

取出在超市新買的北海道札幌奶茶,用柔白雜參嫩綠的瓷杯沖泡盛裝,配上兩條厚酥的康元蛋捲,我像隻貓咪般舒服地蜷窩在窗前,微瞇起雙眼,喝起一個人的下午茶。這是個難得安靜的陰天午後,奶茶很香濃,蛋捲很紮實,心情卻說不上來的空空盪盪。

書房窗外有棵春天一到就開滿細碎小白花的樹,夏天時它會結下一纍纍青紅不等的果粒,是鳥兒們的最愛。去年上百隻鳥兒在這窗前交替佇留,喧嘩了一整個夏季。今年因時候未到,故得以在旺季來臨前享受滿樹尚未有鳥蹤干擾的白茫繁花,也算是種暴風雨之前的寧靜。

平常很少細察窗外景物,多數經過一瞥,毫不留心。只有在季節流轉時分才會注意到窗口的景色其實一直多變,也只有這時才會閤掌嘆息:啊~又是春夏秋冬了。冬日的蟄伏潛藏,春日的厚積薄發,夏日的恣媚盡情,秋日的歸返樸意;萬物生滅自有其時令常態,只是粗心者如我,不察生命循環的奧妙展示。然而,生命不會因我的停止張看而歇息。

漸漸覺得自己像是一具二十四小時不停運轉的柴油火車,在綿延不斷的山嶺間駛上駛下,身旁的景物早因熟稔而失去了新鮮感,我只是專注於從上一站,開往下一站,時而匆匆,連自己走的是什麼路,都已不再在乎,更別提去探看這山谷外的世界何其大。

有時會想,若這列火車早日報廢了也罷,車上乘客再也不用被我漫無目的地載著旅行下去。

流年如逝水,如今才明白很多選擇,一生只有一次,很多選擇,又甚至連一生也沒有一次,而當我想再重來一次,卻驚訝地發現原來我只有這麼個一生。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人生卻能有幾度紅顏?

宿命論者總認為,世上,有些東西可能輪不到你選擇,你只能按照命運既定的安排,一步一步地 走下去。抗爭有時候僅僅是一種姿態,一種祈禱。某些事情是天生的、註定的,後天的人為因素並無任何改變的力量。我不信,如果是這樣,那人為何活著? 如果一個人出生的目的就是照本宣科的對照著命運活下去,早知道會發生的事情,又有什麼應證的必要?

我寧願相信,人之所以有生存的價值,是因為我們不向命運低頭,那怕是再微小的抵抗掙扎,都能使命運的歸途目的挪動半吋。更或是,其實根本沒有命運這回事,我們不過都是被騙的水手,拿著根本不存在的藏寶圖,頂著訕笑的星光在漆黑的海域中飄盪沉浮。

我比較願意相信,人的一生是由許多大大小小的選擇所組成。這些選擇,看似毫不相干,其實卻環環相扣。危險或幸福、愛與恨、生與死,都藏匿在表面無傷的選擇之中任人撿選,但毫無線索可尋。有些選擇是可以更改,可以挽救的,某些選擇卻不。

而誰才是這場選擇遊戲的最大贏家呢? 發明遊戲的這個「祂」? 我們為了這個遊戲而顯露出的眾生百態,在祂眼中應該非常的具有娛樂性才對。

4/26/2007
寫於風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