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誰來結婚

Posted on Updated on

Image by © Royalty-Free/Corbis

「無論多豪華的婚禮都不代表幸福婚姻,兩個人終生相處和睦與否和筵開幾席、多少首飾全無關聯。」—《小紫荊》

都說六月是結婚的大好月份。氣溫乍暖還寒,爽亮的太陽,婆娑的樹影,萬物蓬勃盎然,百花爭奇鬥艷,空氣中洋溢著甜甜的香蜜氣味,愛意在情人心中雋永纏綿,凝結昇華。置身在這蠱惑人心的六月佳時,哪個女孩兒的待嫁芳心不蠢蠢欲動? 哪對相愛的男女不喪失理智,幻想在這六月共締連理、一圓婚夢? 六月新娘耶! 好一個掛滿白色蕾絲、閃閃發光又讓人垂涎欲滴的頭銜!! 都說人會結婚是一時頭昏,半點不假。

我和唐卻是在七月結的婚,當時我倆都很忙,六月根本排不上檔期做秀結婚,加上我也沒湊熱鬧的興趣 (力氣?),為了結婚去和人擠破頭,實在沒有意思。

當時我與唐感情穩定,本來還可以再拖上一年半載的,結果婆婆大人爆料說唐隔年不宜結婚,煞星入軌犯沖之類的。我是沒差,小姐我再多等個一兩年 (大概) 也不至人老珠黃。唐倒是有點緊張,不知在操心甚麼,要跑我早跑了,不差這一兩年。最後又是我公婆臨門一腳,千里迢迢飛到台灣會見我爹娘,超級誇張地在我家客廳上演起「提親記」,之後順水推舟地當場把黃曆翻出來 (還隨身攜帶) 邀請我爸媽共定佳日。

我和唐的結婚過程橫跨兩洲三國,光嫁他我就嫁了三次,我這女人他就娶了三次,連結婚證書都有三份。我們常自我解嘲,說我倆前幾世大概是對老被人拆散的苦命鴛鴦,所以這輩子要結它個三次婚才痛快過癮。異國婚姻有多份結婚證書誠屬正常,不算什麼,結婚儀式本身倒不是重頭戲,反而是伴隨結婚而來的枝節問題,也要顧慮得面面俱到才難。

我們的父母在各自的社交圈中都有自己的人脈,雖然我和唐也想一切從簡,但憑良心說,結婚想要父母不請客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別說父母包出去的紅包想趁子女結婚時回收,錢倒是次要,別人的喜酒有吃到戲有看到就不算虧本,重點是他們長輩在同儕之間的面子問題。

衝著這一點,我和唐一開始就很有心理準備,雖然結婚的人是我們,但我們的婚禮等於是父母的「秀」,他們才是主角,新郎新娘都是跑龍套的,時間到了我和他合作上場表演,走秀一場,滿足觀眾愛看熱鬧的好奇心就好。而且父母把我們養得這麼大,給他們這樣的機會炫耀/風光/搞排場也是做兒女的本份,報答養育之恩,剝奪他們這點權利,多少有點於心不忍,所以粉墨登場,既然要唱戲就乾脆唱到底吧~

我們先在台灣辦了訂婚酒席,請了兩桌台灣至親和唐的父母兄長,之後移駕到馬來西亞舉行正式婚禮兼宴請男方親友。婚禮之後兩週又再回台灣辦歸寧酒,補請在台親友。雖然這樣飛來飛去累死了我和唐,但該請的都有請到,大家皆大歡喜。

從頭到尾雙方父母各自去忙請客的事宜,場地菜色也都是由他們去決定。要唱卡拉 OK? 沒問題,他們喜歡就好,要開流水席? 那也行,俗擱大碗多過癮啊,要我們上刀山下油鍋,在賓客面前跳竹竿舞? 也都可以商量。反正我和唐都不插手過問,隨便他們去弄,到時我們猴子穿新衣,記得出席自己的婚禮演戲就好

只有台灣的喜帖是我自己挑的,也很簡單,在我家後面文具店的樣本裡,隨便挑一張不難看可看的就搞定。喜餅則是我和爸媽一起去選的,平價別緻、好吃就好,也不用太大盒。我們的喜餅後來深受好評,馬來西亞親友因為很少見到台灣喜餅,所以都覺得很特別。喜餅其實也不是絕對必要,但用喜餅做成一場國民外交,我倒覺得很划算

婚紗照我們也有去照,不過我和唐一致認為只要有照,有東西留做紀念就好,不必大本大本地照到勞民傷財或大出血。我自己一個人在中山北路上選了一家,三十分鐘內談好價,選了最少張數的一組 (20 張?) 然後就拋諸腦後、完全不傷腦筋。大幅的婚紗照現在分別掛在馬來西亞和台灣家中,爸媽想念我們時就望上一眼,也挺好。小張謝卡就拿回來美國通知朋友,老美看了個個都嘖嘖稱奇。我同意婚紗照的確沒長遠用處,可是結婚這碼事,自己覺得划得來就好,旁人的意見也不必太在意。

也許因為我是台灣人,所以常會聽見身旁週遭很多人娶台灣女孩之光怪陸離的故事。男方甚麼國籍人種都有,美國、英國、新加坡、日本、馬來西亞、香港、智利等等,可是奇怪的是,大家都異口同聲告訴我,娶台灣女生「不簡單」。拋開繁文縟節不談,台灣女孩本身或家長,對結婚要求都特別多。小至喜宴上的冷盤上要有幾樣,大到要有汽車洋房配三克拉以上鑽戒才有資格求婚,台灣女孩似乎頗「奇貨可居」的樣子。

我看過一個例子,一名在美國讀了博士學位的台灣女孩,其家人獅子大開口 (當然女孩自己也不反對),向外籍女婿索求三百萬台幣的聘金,否則不放行這段婚姻。男孩子也才從學校畢業不久,自然籌不出這筆錢,轉向家人調頭寸,結果搞到男方家人怨聲載道: 怎麼台灣人這麼愛錢? 後來女方「降價」,只收了約六十萬台幣草草收場,你說這又是何苦來哉? 其實三百萬也不是大數目,你用意若真是要嚇跑對方,乾脆就狠一點,上千萬的喊上去。如果不是要嚇人,何不直說個合理的數目? 聘金還可以討價還價,有沒有搞錯? 又不是上市場買豬肉。更何況國情不同,漫天要價似乎有點恐怖。

結婚時,父親堅持不收聘金 (他說又不是在賣女兒),只要求婆家送我這未來媳婦一件首飾當做見面禮,但他們對未來女婿倒挺大方,買了七件禮送給唐。後來唐的親戚朋友知道這件事,都大感驚訝,難得聽到台灣人嫁女兒這麼青菜不計較的。後來我才輾轉知道台灣人在「收聘金」這件事上已聲名狼籍遠播,不禁大嘆父母英明。我個人也覺得,就算聘金收了也會退還,或是留給女兒當私房錢,也實在沒有必要在婚前大刮男方一筆。

除了聘金聘禮的看法之外,我覺得處理這些婚禮上的瑣碎細節,對準新郎新娘的感情其實是一項很好的考驗,也是觀察雙方家長辦事、做人態度的一個很好的機會。所謂「時窮節乃現,亂世見真情」,啥都不辦固然省去不少麻煩,可是也錯失了一個攜手共渡難關的試金石。因為相信我,如果你可以在結婚前就看出對方的罩門和在壓力下的辦事態度,這機會一定要好好把握,否則婚後才發現就太遲了。

我有一位家世很好的遠房表親,十幾年前在麗晶請了幾十桌上萬的喜酒,那時雙方家長不論大小事都持相反意見,弄到大家天怒人怨、水深火熱的。兩人夾在中間生不如死,差點連婚都結不下去。可是十幾年後,人家夫妻還好端端的在一起,也沒有離異。而我有位學長,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誰也沒驚動的辦了旅行結婚,最後卻不到三年就以離婚收場。可見夫妻感情好壞跟請不請客、拍照、喜餅也無必然的關係。我和唐也很好笑,連蜜月都沒渡,反正將來老了還怕沒機會去玩嗎?

再說個近一點的例子,唐最小的弟弟和弟妹是虔誠的基督徒,當年結婚時因為他倆堅決不肯跪拜祖宗而險些掀起一場家庭革命。後來唐的父親氣到沒有為這個最疼的幼子開席請客,就連他們當天在教堂舉行的婚禮我公公都沒有出席,我婆婆欺瞞著公公偷偷跑去參加,在典禮上不停流淚。人生大事,一開始就如此波折,我覺得是一件很無奈又遺憾的事。所幸他們夫妻倆婚後感情很好,孩子如今都三個了。

結婚,其實真的不只是兩個人之間的事,如果有開明的父母,一切不予計較,那當然是很好,至於其它沒有這麼幸運的新郎新娘,也只能告訴自己,還好這一切苦難都會過去,日後都會淡化成朦朧美好的回憶。

在此寫給今年想結婚的朋友,向你們說聲:「辛苦啦!」

6/6/2007
寫於風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