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星期一傍晚的 Baileys

Posted on Updated on

【本文寫於兒子六歲,女兒兩歲時】

家庭主婦的工作,其實並不如一般人想像得那麼輕鬆寫意。

尤其是家有嬰兒或學齡前兒童的媽媽們,除了要和家中永遠堆積如山的家務作戰之外,還得忍受外人乍聽妳「職務」時一副「妳真好命」的無知嘴臉。

第一次帶著孩子們到唐的辦公室探訪時,女兒快滿兩歲,正進入美國人所謂的 “Terrible Twos” (註1) 階段,兒子剛上幼稚園不久,也仍在適應新的環境和團體生活。我們搬入新家不過個把月,四處仍一片瘡痍滿目、百廢待舉的樣子。實在不想再悶在混亂的家中整理,所以當兒子學校一開始放連假,我就決定喘口氣,帶著兩個孩子去看看他們老爸每天消失十小時去上班的地方,到底長得甚麼樣?

經過連月來不眠不休的拆箱整理,我早就忘了修飾打扮自己。翻出口紅,撲了點粉,套上一雙幾百年沒碰過的高跟馬靴,再刷順了我那一頭乾澀無光的稻草頭髮,配上寬鬆的套頭毛衣和牛仔褲就大功告成、搭配著一雙睡眠不足、深凹下陷的黑眼圈 (最佳眼妝),驅車前往唐的辦公室與他會合。

唐的辦公室同事見到我們一家大小全部出動,當然非常歡迎 (註2)。天氣冷,辦公室裡又靜得教人想打瞌睡,我們的到來好比一道活水注入了一潭死水,帶來了新的生命與活力。觀察兒子女兒的一舉一動,立刻成了大家的即席娛樂消遣。兒子女兒有了觀眾,也很捧場地賣命表演,不論是在辦公桌間迂迴穿梭的百米障礙賽跑,還是在會議室椅子上大玩轉得頭昏的「旋轉杯」,或是和隔牆後面的阿姨叔叔玩起「躲貓貓」,再穿雜幾次跑廁所、換尿布的特技演出,他們兩個從頭至尾絕無冷場,盡職地把大夥逗得不亦樂乎。

大概氣氛實在太過熱鬧,連樓層另一端其它部門的員工也跑來湊一腳 (唐,你公司的人也太ˇ多了吧?) ,一群人一字排開,圍著正玩著模型飛機 (唐桌上的) 的兒子和想盡辦法想把 Butterfinger 巧克力 (唐的老闆給的) 的包裝紙咬開的女兒。眾人笑得合不攏嘴地看著我們,大家閒閒沒事,不但不返回崗位工作,還開始對我拷問閒話家常起來。

「我說唐太太,妳在哪上班呀?」A 男首先發問。

「我? 我是家庭主婦。」我站在旁邊喘氣,老娘剛才可是疲於奔命,好不容易才把兩小抓過來集中管理,先讓我先喘口氣再跟你打屁可好?

「家庭主婦? 哇! 這簡直是黃金般的夢幻工作啊!!」B 女馬上大嘆,眼中閃爍著「恨不嫁作商人婦、從此十指可悠悠」的羨慕表情。

眾人紛紛點頭稱是。

「夢幻工作?」我重覆一遍,想確定自己的耳朵沒有聽錯。你們以為唐一個月比你們多賺多少,可以讓我「夢幻」得起來?

「可不是嗎?」C、 D、 E 男全部異口同聲地說道,連 F 老頭都滿臉同意的樣子。

馬的,女人頭腦不清也就算了,怎麼這辦公室連男人也都想被人包回家養啊? 我在腹中嘟囔起來。

「家庭主婦真的是人人心中夢想的職務啊!」G 女挺胸站出來又重新聲明一次。

這 G 女看得出生過孩子,這話從她說出口,還真聽不出是安慰還是諷刺。我看了看她塗得鮮紅的十指蔻丹,再望了眼自己光禿無色、修剪平整以利摳刮飯桌殘餚的指甲,心中暗暗搖頭。

「對呀! 妳在家有那麼多時間,一定可以完成許多妳想做的事情。」G 女繼續做著她的白日夢,語畢還用手輕撩她那一頭才經沙龍剪燙染過,我想最少價值兩百美金的 “dirty blonde” 頭髮。

我翻了翻白眼,不怒反笑,對她的白日夢不予置評。老娘我想剪頭髮想了三個月了,到現在都還抽不出空來剪,妳這每個月定期上沙龍、做 SPA、又動不動就去血拼的高維修女人,拜託請不要跟我比誰的時間比較多。

「很久以前,」我清了清喉嚨開口道:「唐也曾開玩笑說過,如果我能賺錢,讓他每天去打高爾夫球,做個家庭主夫,那不知該有多好…」我望了一眼站在身邊的唐。

大家果然豎起耳朵,眼光一致向唐飄來。

唐也很有默契,馬上接口說道:「不過,那是在有孩子之前,老婆。」「現在妳要養我我都不幹,在家很辛苦!!」唐安慰地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還是上班比較輕鬆。」他肯定地說道。

我環顧四週,的確,目前在認真工作的人有幾個? 遠處角落我看到有人在上網買東西,幾人聚在販賣機前討論前晚電視劇「Office」的情節,前門才走進幾個剛從「抽煙時間」(cigarette break) 結束、慢步踱回的同事。這裡是成人的世界,沒有吵鬧、尖叫和無理取鬧的存在、也沒有堆積如山的家務等待處理,這裡,簡直是我心中的世外桃源。

撇開「愛摸魚」的人不提,辛苦工作的人當然有很多,不過閣下若因為每天在公司賣命工作十小時,就幻想認為家庭主婦在家很輕鬆,那是以偏概全、想像力豐富過頭了。沒有辦公室不表示沒有工作,沒有打卡不表示毫無壓力。家庭主婦的工作是 24/7/365,必需忍受長期的疲勞轟炸和低智商小人兒的死纏爛打,是全年無休也不打烊的。我們沒有病假沒有薪水,沒有出外聚餐沒有同事可打屁,馬的,我們連上個廁所都不得關門,洗個澡都無法不受打擾,要吐苦水我可以吐到這批人耳朵出油、眾人迴避。不過,我又何必向世人辯解我的辛苦? 證明我的工作價值? 我自己很清楚,我的日子不是每天躺在沙發上光看肥皂劇和猛啃零嘴渡過的。我只在乎家人老公孩子怎麼想,其它人的癡謬論,對我並不重要。

當然我的日子也有幾刻曇花一現的美好時光,美好到會讓人覺得「全世界我都可以放棄」的值得。我也很喜歡當家庭主婦,打理一個家雖是苦差事,但這些年來我學會苦中作樂,發現把孩子老公照顧得妥貼,家事做得精妙,也是一門學問。

可是自我催眠的效力也畢竟有限,有時還得靠「外力」幫忙才行。外力對別的女人而言可能是抽煙打牌、逛街買東西、和朋友喝下午茶、看場電影或是去做全身按摩油壓等任何能使自己充電或讓身心感到愉悅的事物。不過對我而言則是酒,我靠喝酒來解壓,尤其是星期一傍晚時來一杯 Baileys (註3) 加冰塊,整日的疲累似乎就不至於那麼難耐。

星期一一般來說是我一週中最頭痛的日子,經過週末的狂歡 操兵後,星期一早上大家都會睡過頭,所以從一起床開始就是馬不停蹄地趕趕趕。週一有很多事情要做,像上午要帶女兒去兒子學校當一小時的義工媽媽,回來準備午餐,中午等女兒午睡結束後,還要要招待女兒的玩伴到家中來玩,週末屯積的衣服要洗,兒子每週一下午五點又有游泳課,除了接送,我還必需在上課前趕著先把晚餐煮好,以免兒子回來肚子餓,等不及開飯了就去挖零食來吃。等兒子游泳的一小時內又要搞定女兒,不能讓她在兒子上課時哭鬧,必需想辦法出盡百寶,讓小妮子乖乖安靜下來,這包括帶她在外面繞建築物走三圈,講四個故事,上五次廁所,洗九次手,唱二十次兒歌。等兒子游畢出來,還得把一大一小趕上車回家吃飯,順便還要到圖書館去還上週借的書。

等到晚上七點多唐踏入家門時,我多半早已經累到懶得說話,只剩賤命1/4 條。所以我習慣邊煮菜邊喝酒,喝了酒血液循環,人也比較放鬆。平常天熱我喝冰鎮的白酒或啤酒,天冷我就喝微溫的紅酒或日本清酒,唯有星期一壓力最大,一定要喝一大杯 Baileys 愛爾蘭奶酒加冰塊才能提振士氣,否則我就會像個嘮叨的小老太婆,不等唐一進門就開始臉色黑青地向他頻頻抱怨靠夭。

飯後收拾完畢,還要教兒子功課,包括正常學校和中文學校的作業,一番折騰下來最少也近八九點,給孩子洗澡 (這是唐的工作) 後,我儘量一人讀一個故事,讀完故事給孩子們刷牙,躺在床上和兒子聊聊天後,倆小才肯甘願乖乖去睡。不過送完兒子女兒上床後,你以為我就下班收工了嗎? 還沒,還要把廚房和地板弄乾淨、曬完衣服、準備好兒子明天的午餐、檢查過明天該做的事項後,我才能坐下來喘一口氣,再灌下一杯酒。

Baileys 可救賤命,不由你不信。(註 4)

10/08/2007
寫於風城

======================================
講解:

註1:「Terrible Twos = 難纏的兩歲期」,美國父母都聲稱,兩歲的幼兒是最難帶的年齡,所以當你的孩子一邁入兩歲,就會有過來人聳動又幸災樂禍地 (好吧~也有同情者) 跑來告訴你他們的 Terrible Two 的故事。

註2:美國公司鼓勵員工把家人帶來辦公室與大家互動,「Family man」 也是員工常用的一招,向公司表示自己的可靠忠心。

註3:Baileys (= 貝禮詩),一種 Irish Cream Liqueur,有人喜歡加在咖啡裡喝,我則喜歡加冰塊純著喝,口感香醇,入口有牛乳咖啡的香氣,酒精成份不算高,不過空肚子喝下去也是很夠力的。

註4:不必擔心,不會成酒鬼的,真是酒鬼就不會公開寫出來了。

Baileys 長這樣,圖片取自官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