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冬天來了

Posted on Updated on

趁著孩子們在午睡,寫一點近況。

今天是星期一,兒子第三天在家中休息沒有去上學。上星期五已經帶他去看過病,醫生診斷他並無大礙,認為他只要週末多休息就會好轉,連藥都沒有開,只給了止咳、治流鼻水的小小三瓶樣品藥就遣我們回家。不料兒子的燒在星期天傍晚又復發,而且高燒不退,我們也搞不清到底怎麼一回事,懷疑病情複雜加重起來。本來安排了今早要再回去復診,結果他一覺睡醒後燒又退了。自從上星期三起,兒子的燒就好像在跟我們玩捉迷藏,隔一天燒一天,而學校的規定是,孩子必需完全退燒二十四小時後才可返校上課,所以燒一次就必需等一天。今天我們為了等這二十四小時,更念在兒子身體尚虛弱,不宜過勞的份上,決定再讓他請一天病假。唉~~看來兒子今年的全勤獎是泡湯了…. (謎之音:一張獎狀可沒小命重要吧?)

女兒倒是復原得很快,週四早上發過燒後,吃了藥、睡了一覺,到傍晚起來後就恢復正常了。雖然我一直不解為甚麼兒子的病就拖了這麼久,兒子的抵抗力應該比較強才對? 唐也是燒了一晚後,隔天就起身上班去了,成年人完全沒有生病的奢侈。至於我,我出盡百寶,拼命灌溫水、吃維他命,噴預防藥,總算病情沒有加重,只有輕微的不適而已。沒有生大病,當然繼續任勞任怨地幫大家端水、遞藥、量體溫、滿足各式需求。雖然有一部份的我,私心盼望也能躺在床上有人服侍,可是生病畢竟還是不好受的,而且萬一我也倒了,家中一堆家事放著沒人做,即使病中的我,恐怕也會睡不安穩的。

最近一週芝加哥冷得不得了,幾乎每天白天的最高溫都不到攝氏零度 (華氏二三十度) ,十二月一日降了大雪六吋後,到了今天積雪都絲毫未融。也習慣這樣的溫度了,手套帽子雪衣全副武裝穿戴起來後,發現其實也沒這麼冷,走一走運動一下還會出汗,只是「風城」也不是白叫的,一旦刮起風來,溫度當場掉二十度不止,「聞風喪膽」的成語在此地真有了新解。

唐的辦公室來了一個剛從印度調過來的新同事,攜家帶眷地遠道而來,兒子才十三個月大而已。一抵達的隔天,就遇上風城下大雪,夫妻倆衣衫單薄,連件像樣的冬衣都無。一家三口住在旅館,暖氣都調到最高了還在發抖。我一聽唐這麼說,馬上翻箱倒櫃找出兒子小時候的厚衣服,讓唐帶去給他們的孩子。不知為甚麼,他們的處境讓我想起兩年前,我們一家剛搬來的情景。唐也提議上週末要帶他們去買衣服和兒童汽車座椅,結果這位同事請了另一位住得比較近的同事帶他去 (我猜他們不好意思叫唐,因為唐是他的直屬上司~呵呵)。一來就有這麼多人幫忙他們,實在很為他們感到高興。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這兩句話,我想用來形容我們和鼓勵這位新同事,再適合也不過了。萬事不也都是如此? 就希望大家好好保重自己,儲備精力,努力熬過這個嚴冬了。

12/10/07
寫於風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