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店裡買不到的情人節禮物

Posted on Updated on

西洋情人節快到了。

美國的節日自十月起,就像惡夢一樣地輪替更新,一波又一波,好不容易終於讓我盼到了一個不用傷腦筋的節日 — 情人節。

我和唐都是典型視錢如命的金牛座,兩人打從一開始交往,就一致提議表決通過:情人節是「凱子凱娘節」,不關我們這對窮鴛鴦的事 (一笑)

再加上我也不喜歡吃巧克力,家中親戚朋友送的巧克力可以擺上一兩年不拆封,要不就是被我左手進右手出地轉送給別人。又覺鮮花太浪費,划不來;雖然我承認只要是女人,收到鮮花時的那一剎那很少有人會不眉開眼笑的,不過鮮花來得快去得也快。倒不是感時花濺淚,恨別花朵早凋而驚心,而是看到大把的鮮花在幾天之內,一朵朵快速發黑枯萎,就如同目睹鈔票一張張在空氣中蒸發消失一樣,對我來說是太殘忍恐怖的花錢法。

我也不愛手抱紅心枕、身繡「I Love You」、體型巨大肥軟的白色泰迪熊,尤其對某些女人長年搜集此類填充物的癖好大感驚疑 (房間哪放得下?)。更別提沒事和人去擠大排長龍、貴到爆的情趣商店情調餐廳。既然每天都能 (會?) 吃飯,為甚麼要在特定節日去點貴得嚇人的特餐,和自己的錢包過不去? 總之不不不,我統統不行,沒這個過節的命。

或許你會說,我和唐不過情人節,大概是因為我們生性吝嗇小氣,或是我們表面上以勤儉持家當幌子,其實是為自己骨子或血液裡毫無羅曼蒂克的因子找藉口。我想這些假設也部份屬實吧 (搔頭)? 坦白說,我和唐在還沒結婚前,的確為了我們不過情人節的「怪癖」而感受到許多旁人的誹測與「關心」。情人節的完美劇本,是男友捧著千百朵紅玫瑰配上十克拉純淨無瑕 Cartier 鑽戒,在夕陽無限好的沙灘上單膝跪地求婚;或者演出從東京鐵塔上高空跳傘,向全世界宣告他對妳純純的愛。

若甚麼都沒送,連節也不過的情侶,嘖嘖嘖,不消說,大概不是愛情觸礁就是感情亮起了紅燈。

婚前,我們一直遮遮掩掩又欲蓋彌彰地「沒過」情人節許多年。雖然感情每年不增也不減,但每到情人節總覺得「我們是不是好像也應該做些甚麼,以向世人證明我們是情人」的罪惡感,卻一直要等到結婚後才完全煙消雲散。終於不用擔心要怎麼慶祝情人節,和合法化的性一樣,是一種伴隨結婚而來的福利。如今每年看到情人節商品的陳列擺示,想到又有很多未婚情侶,即將前仆後繼的當冤大頭、花冤枉錢,就有一種拍拍胸部「好在已跟我們無關」的僥倖感。

倒不是有了婚姻當盾牌後有恃無恐、或是到了六十耳順的年紀,不在乎別人耳語。而是我和唐之間的愛情,婚後到了一種「不算是情人」的地步。

當上父母後,「情人」已不太能形容我們的角色地位和對彼此的感情,過情人節感覺像是「乞丐穿龍袍」一樣,有點名不正言不順。「情人」這個形容詞,太過薄弱,似乎禁不起日曬風吹、柴米油鹽、奶瓶尿布的折騰。情人的同義詞應該是激烈的愛與恨、善妒與猜疑、纏綿悱惻的情書和月光下相依擁抱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我和唐的感情,卻比較像是盡忠職守、各自運行又偶爾對望的人造衛星。讓我們要生要死、像情人一樣的為對方的一舉一動、呼吸而顫動,根本不大可能 (為了他巨如雷鳴的鼾聲而以拳腳伺候,還比較可能)

我記得婚後有一陣子,我們多多少少還會在情人節當晚,一起煎兩塊牛排,開瓶紅酒,在餐桌上點兩根蠟燭慶祝過節等。可是有了孩子後人生大逆轉,我們的情人關係從生米煮成熟飯,又從熟飯變成了鍋巴。這些年來他是孩子的爸,我是孩子的媽,我們在人生道路上,從攜手並進的「情人」晉級到成為朋友「戰友」,而且是那種背靠著背、唇齒相依、在槍林彈雨下才能存活的戰友。

「可是,妳不覺得夫妻間更應該要過情人節嗎? 如果結了婚,老公就不再把妳當情人,那不是很可悲嗎?」女性朋友曾經這樣私下問過我。「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動物,她們表面上說不要這個那個,私底下還不是希望男人鮮花糖果首飾禮物,一樣不缺地送到跟前。當心你老婆欲擒故縱、聲東擊西,別說我沒告訴你。」唐的同事也這般苦口婆心地殷殷訓戒。

果然,輿論壓力和電視廣告還是有一定效力的。經過連日來四面八方的各式轟炸,上週某一天唐下班後,推門進來問的第一句話居然是:「老婆,情人節妳要甚麼禮物?」。

我聽了立刻爆出笑聲:「老公,我們老夫老妻都已經八百年沒過情人節了,你怎麼會突然想問我這個問題?」

唐搔搔頭,有點不好意思:「我只是好奇嘛,很久沒送妳禮物了。」

我心裡雖然有點小小感動,可是還是搖了搖頭:「還送甚麼呢? 我甚麼都不缺,而且結婚都快九年,我都是你兩個孩子的媽了,也不會跑掉,何必還跟人家戀愛中男女湊熱鬧?」

「我覺得我們該過的應該是「戰友節」而非情人節。」我把麵條放入滾水中,回頭看了唐一眼。

我也覺得,任何夫妻,在有了孩子後,若還能對另一半保有情人的感覺,真是很不簡單,這樣的夫妻也才有資格過情人節,我和唐還是比較適合過「戰友節」。

「還有,昨天你女兒半夜拉肚子,你起來幫他擦屁股,沒有叫醒我,對我來說比你送我任何情人節禮物,還令我感動。」我拍拍唐的肩頭,輕快地說道。

我沒有說出口的是,這階段,我所要的東西也已不是那麼簡單用買來的物質就能打發。我想要的情人節禮物,甚至不是任何商店能買得到的東西。

我要老公對我像情人一樣的疼惜、容忍和愛慕,事事以我為重、把我放在手心上呵護對待,不因為如今我進化成了每天吼孩子的母獅,而少愛我一分;我要唐尊重我是他生命中的夥伴,凡事一起作主、有大事一起商量,互相扶持,直到生命終了的那一天。

這些禮物,會遠比從天上摘來的星星,還令我快樂。

這些禮物,是芬芳的玫瑰,再璀璨的珠寶,或再多風花雪月的情人節商品,也不能取代的。

這些禮物,也不是任何一個男人都給得出的………..

今年的情人節,你又想要甚麼樣的禮物呢?

2/11/2008
寫於風城

================================================
後記:後來的確沒有慶祝情人節,情人節是星期四,學校日,隔天孩子還要上學,我和唐也沒有在非週末狂歡的習慣 (週末就會狂歡嗎? 哈哈)。當晚很簡單的吃了潛水艇三明治後,全家作息依舊,早早就上床了。

其實我不反對情人在特定的日子慶祝,因為有些人若不給他一個特別的節日,搞不好他就不慶祝了。 情人節對某些男女來說,也是贖罪或是特別表現的機會。平常 364 天對伴侶疏忽怠慢不要緊,只要在情人節相送大捧鮮花和大盒名牌巧克力就好。情人節禮物在這種情況下,就有點賠罪的意思。

對於不慶祝的男女,365 天,天天一樣,有較多的彈性和自由,但如何在平淡無奇的日子裡,變化出其不意的新鮮,就非有心人不能做到了。

而慶祝的定義又是甚麼? 我和唐,雖不慶祝情人節的繁文縟節,但我們相識相愛、歷經種種,相守至今,這樣的生活、每天的日子,何嘗不也是一種慶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