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不冀望、不奢求?

Posted on Updated on

我是一個很容易把別人的話當真的人,活了一把年紀,卻仍改不掉輕易相信人的毛病;又死心眼,別人隨口許下的承諾,當事人往往事隔多時早就拋諸腦後,我卻還痴傻執著、死心塌地的認為對方的諾言會有兌現的一天。期望愈大,失望當然也愈大,所以從很久以前我就一直儘量告誡自己,對別人說過的話不要過於認真,不管對方把你捧得多天花亂墜、或承諾事情的支票面額開得有多大,心中多少都要打些折扣,不可完全盡信,或者對人掏心掏肺。

小學五、六年級時,某天有一位男同學跑來告訴我:「喂,某某某,我覺得妳很白耶!」當時傻傻不懂人心險惡的我,還沾沾自喜以為該男生暗戀我,稱讚我膚色白晰,沒想到對方接下來吐出一句嘲笑:「妳看妳那麼得意,我說的是白痴的『白』啦,哈哈哈!」少女夢碎不談,還被無端羞辱一場,這件小事,我居然也耿耿於懷地記了這麼久,輕易相信人所帶來的創傷,還真不是普通地深 (苦笑)

溯源回首,使我怯於相信別人的人,應該是我的母親。母親曾是我相信最深、也給過最多次機會的人,而她卻一次又一次的傷害我、一次又一次的打破她對我許下的諾言。從小我的畢業典禮,母親從未出席過,總是答應了我會去參加,然後又因為其它「更重要」的事而「不克前往」。當然不是每個父母都有空出席孩子每屆的畢業典禮,但如果母親不是每次開頭給了我希望又叫我失望,也許我不會如此難以釋懷。

今年年底唐的父親大壽,計劃宴請諸親友、席開壽宴以慶祝壽辰。母親五月得知時,滿口答應了要和父親一起到馬來西亞給親家公祝壽。我迫不及待地告訴唐這個消息,唐的父母得知後亦非常開心,直到上週致電回家,母親居然又反悔,說公事上有變化,年底能出國的機會將趨近於零。

這麼多年了,我始終學不會如何去應變母親的反覆無常和出爾反爾。而這次,我並不怪母親食言,我怪的是自己為什麼這麼早就把我明知可能會變卦的決定告訴唐和公婆。我早該料到以母親的個性,這樣的事情遲早會發生。這麼多年了,我還是學不聰明。現在母親辜負的不只是我 (我想我已麻木了),還有公婆這樣老實善良的第三者,我為他們感到不平。

當年我得知懷老大時,內心非常惶恐,懷老大是個意外的驚喜,我完全沒有做母親的心理準備,我深深懼怕自己不會是一個好母親,害怕我的血液中流的會是和母親一樣自私的因子。這些年來我慢慢了解,育兒是辛苦的,育兒意味著你必需放棄許多、也失去享有一些沒有孩子前的奢侈權利,你不再能隨心所欲、縱情任性,而且某些時候,犧牲甚至是必然的。

我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搞清楚,我與母親的關係不佳,其實問題並不是在我,而是出在母親身上。在母親的心裡,我永遠也不會是第一順位,我永遠都會排在工作之後,而在那之前排的是她自己、爸爸、弟弟和她滿坑滿谷的衣物書籍。我,也許連前十名也擠不上。如此想開了,反而釋然,比起背負著猜測「我是否做錯了甚麼」的壓力要好的多。

以為我對母親已學會了不冀望、不奢求,沒想到還必須包括「凡事要忍耐」,看來對於「永不止息的愛」,我依然還有很多要學的。

7/11/2008
寫於風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