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和強生

Posted on Updated on

好友瑪麗和強生 (按: 化名) 的婚姻之路,走進了雨天裡的泥巴坑,泥濘不堪。

結褵十五載,瑪麗想離婚的原因並不是外遇,而是她與強生已經「掉出了愛情」(fallen out of love)。丈夫在她眼中,猶如一隻發臭的破襪,蠢蠢掛在家中的沙發上,礙眼地不肯離去,臭氣薰天猶不自知。多年來在這條婚姻的旅途上,兩人的步伐早已漸行漸遠,再也無法找到任何交集之處。瑪麗經過十幾年來的努力打拼,呼風喚雨,如今成為一家跨國公司的重要女性幹部,強生卻遲遲無法找到滿意的工作,最近三年來一直靠著失業救濟金渡日。

瑪麗對我訴苦:「他對這個家、這份婚姻,多年前早就停止貢獻,如今卻依然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坐享其成接收我努力換來的所有成果!」。瑪麗忿道:「他人早已搬出,還三不五時把衣服拿來我這兒洗,理所當然地喝著我買來放在冰箱中的進口啤酒,吃光櫥中我為孩子採買的零食糕餅。天熱了,無視於每月節節高居不下、由我支付的電費帳單,他只為自己舒適,大剌剌地把冷氣調到最強。買東西給孩子刷我的卡不要緊,連買東西給自己,刷起我的卡來也絕不手軟。強生全身行頭皆是名牌,雷朋 (Ray-Ban) 的太陽眼鏡、古奇 (Gucci) 的小牛皮夾、鮮紅 Dodge 卡車上聽的是每月要繳月費的 SiriusXM Satellite Radio」,「我呢? 我省吃儉用肥了誰?連買雙三十美金的新皮鞋給自己,都捨不得。」瑪麗幽幽地說著。

七年前,我們剛認識他們夫妻時,強生並不是這樣的男人。

當時強生剛卸下私家偵探一職,在某大公司找到保安主管的工作,薪水雖不比老婆多,可也是一份穩定的工作。能說善道的強生卻一直覺得龍困淺攤,池小魚多使他無法大展長才,工作短短三個月後便掛冠求去。此後強生展開了好長一段尋尋覓覓找工作的日子,其間他換過的工作光我知道的就數也數不清。直到某天強生興奮地告訴我們,他在一家高科技公司找到一份優差。

A 公司的待遇優渥不說,每早還有專人帶著精密的咖啡機器,現磨現泡咖啡給雇員喝。公司每週五特聘瑜珈教練,指導員工放鬆解壓的方法,更別提辦公室的寬敞舒適、明亮大方。我們都為強生高興,認為這下他終於良馬遇見伯樂,啥也用不愁,說不定日後做得好,一路青雲直上也不一定。

看著他笑咪咪的去上班好一陣子,沒想到數月後,強生又突然開始愁眉苦臉、意志消沉。瑪麗私下偷偷告訴我:「他被人家開除了! 還不又是他那張大嘴巴惹的禍!」強生經此一敗,打擊甚大,索性不再四處求職。「我再也找不到比 A 公司更好的工作了!!」。強生自暴自棄,自此閉門造車。

人一放棄,諸事不順,衰事接踵而來: 強生先是與瑪麗的婚姻關係降到冰點,被瑪麗請(逐)出家門,然後是搬出後他光鮮耀目的卡車遭宵小覬覦,車窗被砸了個稀巴爛,車上值錢的東西全被洗劫一空。接下來,他以前在華府擔任警察時的脊椎舊傷復發,長期服用止痛藥後上癮成疾,到了一日沒有止痛藥便無法站立行走的地步。

一家不知一家事,家家各有本難唸的經,即使我們和瑪麗與強生這麼相熟,許多事情當時也不知,還是靠著蛛絲馬跡和瑪麗強生事後分別坦承,我才一點一滴湊出事情的梗概。

強生搬出後就和我們中斷了聯絡,直到前年聖誕節,唐主動打電話問候,才得知強生後來和一名也正在與老公分居中的女子搭上炮友關係。「我和她在一起,是各取生理所需,我還是愛著瑪麗,但瑪麗已經一年多不肯和我履行夫妻義務了。」強生如此告訴唐,為自己的行為自圓其說著。可是沒錢的強生也養不起女人,雙方打過幾次炮後,對方就和他分道揚鑣、揮手說再見。

瑪麗之後也告訴我,她正在與一名有身份地位的男子約會。「小火焰,妳知道嗎?我們這幾次吃飯喝酒都是他買單,香水首飾鮮花也源源不斷而來。不,不是我貪圖這些物質享受,我自己也付得起這些錢,有幾次我甚至提議由我買單,但他堅持不肯! 這些年來我已經厭倦了大家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現在有人肯花他自己的錢來寵愛我,我心裡感覺實在很複雜啊!」瑪麗臉上閃爍著喜悅又猶疑的光芒。

到底是金錢左右婚姻? 還是願意為對方犧牲奉獻的那份心意,才是使得婚姻常青的秘訣?

他們夫妻倆都是我和唐的好朋友,在這個泥濘似的婚姻裡,我們無法偏袒任一方,只能為兩個好人卻不能在一起感到唏噓不已。我曾問過瑪麗,為何不離婚? 這樣拖下去事情也不會好轉,何況還有孩子夾在中間 (孩子們甚至一度怨怪瑪麗,為何把強生趕出家門)。瑪麗坦承,離婚,於理她是應該,畢竟婚姻裡只有一人付出,另一方只收不給,這樣的婚姻有何意義? 但我勸瑪麗,台灣有一個李安的例子,人家在家煮飯帶小孩,最後也熬出了頭。瑪麗扯了扯嘴角對我苦笑:「妳以為強生是李安?有李安的本事? 世上又有幾個李安?我也不是李安老婆那塊料,否則不會才忍了幾年就受不了。」能同甘不能共苦,瑪麗把自己和強生的問題癥結看得十分徹底。

於情,這樁婚姻裡早就沒有愛,但於義,她卻不忍心和強生離婚。瑪麗躊躇著:「妳也知道他脊椎不好,每次去看醫生費用有多高,一離婚,他就無法掛在我名下保險了。看不起醫生,我等於是把他的死屍踢下臭水溝的那隻腳,我於心不忍。」瑪麗和強生十五年的婚姻,如今只靠一張薄如紙的保險單維繫著,令人聞之黯然。

離婚的決定,一日拖過一日的懸宕著。

當事人不行動,局外人亦無置喙的餘地。只是每到聖誕節前夕,我總會不由自主想起當他倆夫妻感情尚佳時,大家一同舉杯歡慶佳節那段酒酣耳熱、無所不談的日子。隨著時間的遞嬗,我們漸漸變老;歡樂的時刻如此的少,在現實的無情對比之下,過往歡愉的記憶愈來愈鮮明。

我一直偷偷地期望著瑪麗和強生的故事,能像所有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一樣,有個幸福美滿的快樂結局。我總是想著,如果強生再找到一份好工作,賺多一點錢,恢復了男人的自尊,對瑪麗更溫柔體貼點,回報瑪麗這些年來的辛苦,也許他和瑪麗之間,會有重新開始的可能。

12/20/2007 原稿
03/10/2012 修改

小火焰,寫於風城

===================
後記:為保護當事人隱私及權益,所有人名皆為化名,故事情節內容亦經過簡單修改,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圖片來源: Google Searc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