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DA Infusion D’iris Eau De Parfum

Posted on Updated on

Prada Infusion D’iris (Eau De Parfum),2007

Notes: Sicilian Mandarin, Orange Blossom, Neroli, Iris Pallida from Florence, Cedarwood, Vetiver, Lentisc, Galbanum, Incense, Benzoin.

適用季節: 春夏
個人喜好度: ★★★☆☆

夏天快到了,我那瓶噴灑穿」了一整個冬季的  Miss Dior Chérie EDP 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眼看就要整瓶罄。春暖花開之際,好像也該換個香水,除舊佈新迎接春天的到來。蒐集了一堆試香管終於派上用場,隨手挑了幾管試噴兩下,無奈贈品都是些普及的大眾牌子: Juicy Couture、Marc Jocob 、FENDI、Dior、Chloe 和 Donna Karan,千篇一律市場特有活潑奔放的香氛,恕在下鼻鈍,如隻誤闖花叢的蒼蠅,嗅了半天也聞不出差別。

我並不是香水狂。有人研究香水成癡,香氣組曲 (accord) : 基底、前調、中味、尾調都能侃侃而談,描述起香水味道,像在譜曲或吟首風景詩。本人唯一的特長是鼻子還算靈,對人工化學合成的乙醛和香精很敏感,是以市場上令我聞起來舒服愉快、不會作嘔的香水並不多。使用香水十幾二十年來,收藏香水雖不少 (也不多),但讓我喜歡整瓶用盡、願意回購第二次的香水,卻也是寥寥無幾 (正確來說只有三瓶)

香水是很活、很有靈魂的東西,且因個人體味、皮膚溫度、化學作用不同,甲之蜜糖絕對有可能是乙之砒霜。徐四金 (Patrick Süskind)《香水》(《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er》, 1985) 一書中的主人翁葛奴乙 (Jean-Baptiste Grenouille) 之所以是個嗅覺天才,就是因為他天生是個「沒有味道的人」。也許愈是沒有氣味的人,嗅覺反而愈敏銳、愈想去追求、保存香味/氣味。但對常人來說,當鼻子退化到只有呼吸器官的基本功能時,恐怕也只有香水才能激發人類最原始的動物本性吧?

住在水泥叢林的現代人,對味道的接觸機會明顯的要比前人少多了。有多少人的嗅覺記憶中會儲存著新鮮、天然的玫瑰、鈴蘭、百合香氣? 更別提那些細微的泥土芬芳、青草的香綠、書本扉頁間陳舊紙張的香。我們的鼻子變得商業化、統一化,迷失在香精和人工香調充斥的嗅覺染缸。蒙眼測試時,有多少人可以清楚分辨天然和化學合成的草莓果香? 又有多少人可以分辨得出鵝卵石的溫潤和大理石的冷冽氣味?

PRADA Infusion D’iris EDP,上市年份:2007
經典鳶尾花女性淡香精


尋尋覓覓,最後參考唐的意見 
(雖然擦在我身上,但他也要喜歡同意才行),買了PRADA Infusion D’iris Set (包括1.7 fl. oz. eau de parfum, 3.4 fl. oz. hydrating body lotion 和 0.34 fl. oz. roller ball with leather case)

顧名思義,香如其名,D’iris 「是以明亮清新的鳶尾花香為主調,加上些微的皂香,巧妙地呈現出溫柔感的氣味層次。其香味明亮爽朗,非常清淡。噴在身上,我個人的體驗是「乾淨」兩字。穿上它,混和我本身的體味,兩者散發出使用高級肥皂洗澡後的裊裊餘香。

Prada 網站的介紹將 D’iris 的香調歸類於清新花香調 (Green Floral)。前調 (top notes) 是令人難以忘懷的義大利經典 — 西西里柑橘 (Sicilian Mandarin) 和香橙花。我個人一開始並沒有聞到橙橘的辛辣清甜,和皮膚接觸幾分鐘後,我反而先聞到希微的木質幽香,像是擺放多年的沉香木櫃中夾板的味道,然後才勾展出一丁點橘皮的清甜辣味。 接著柑橙的味道漸漸明亮起來,但依然飄忽易碎、難以捉摸。之後就出現了乾淨的亞麻床單和赤裸皮膚的味道。我必須說這最後幾分鐘的,像是洗熨過的麻布所散發出的義大利氣息的香味,是我最喜歡,也是我認為這款香水整體裡最迷人的地方。

中調 (heart notes) 是主調鳶尾花 (Iris Pallida from Florence)。坦白說,雖然我家後院種有一整列的紫色鳶尾花,可我從來沒聞過鳶尾花香。其一是因為鳶尾花屬於大型的觀賞型花朵 (showy flower),純靠外型取勝,香氣並不明顯,所以不留意的話根本不容易聞到香味。

其二是我後來才知道,鳶尾花的香氣原來是從鳶尾花根 (Orris root) 所提煉出來,香水製造公司不用花屍,而是用鳶尾花脂來做為鳶尾花香水的香氣原料。鳶尾花根部需要最少七年的熟成才能培養出深厚的花香和泥土味。香水製造者將從鳶尾花根部採下來的莖浸泡在水裡兩年,晾乾磨成粉末後做成一種呈現透明、柔軟的鳶尾花脂 (orris butter)。一噸的鳶尾花根只能提煉出兩公斤的精油 (essential oil = orris root butter),所以最頂級的白鳶尾花根,一磅價值可直逼五萬美元。

D’iris 的中調給我給我的感覺是「清新的矛盾」。一種森林和天空的對比陽剛輕柔衝突。鳶尾花的香氣非常淡雅,而貫穿前調的木香在此時變得溫馴爽朗,整體香氣散發著太陽照在綠葉上的綠色光和氣味。伊朗的雪松木 (Galbanum) 、地中海的乳香樹 (Lentisc) 和香根草連連探出頭來,感性恆久,青嫩鮮爽;木香和草香之結合層次非常流暢。

後味 (base notes):鳶尾花木我的體溫偏高,花香調的香水在我身上多半撐不到後味就揮發殆盡。雖然買的是 EDP,可是 D’iris 香味本身極淡 (聽說現在好像流行弱香?),到後味 (約一小時後) 說真的我已聞不太出香氛來。所以難怪連濃香也有出到很大瓶的 (如上圖)

根據 Prada 官網的說法,D’iris 的後味 (base notes) 是爪哇安息香 與薰香 — 「豐盛的感覺,性感、躍動的品質;與甜美感覺取得平衡,令香氣持久」。對我而言,D’iris 到後來轉化成高級香皂的味道就是在最後這個 dry-down 階段。我不知道安息香是什麼味道,蚊香薰香還可以想像一下,我只覺得它最後持久的味道中帶有頗濃的粉味,不過不是老太太用的香粉,而是一種比較無邪、沒有心機的熟女所用的脂粉味。

Infusion d’Iris 是調香師 Daniela Andrier 的作品。Daniela Andrier 說她的靈感是來自「對充滿混亂和矛盾的世界中所追尋的平衡與和諧」。既沒有順應市場上的流行香味,也沒有從女性應有的任何感官或氣味出發。她想表現的純粹是「一種強烈的清新氣息、淡淡的感覺和輕柔的面紗與感性及剛強的對比感覺,把穿戴了香氛的女士身體及衣服緊緊籠罩著。」、「充滿著義大利人迷人感覺,清新,從內而外散發自然閃爍光芒」。

【結論】

其實 Prada Infusion D’iris 並不是我的菜,但唐對它的香味非常執著,一聞到眼睛都會亮起來的那種興趣。這個香味讓他感覺我像「鄰家女孩」一樣可親。既然老公的鼻子投了一票,那也就不猶豫了,頂多和唐在一起的時候多噴點,做個洗過澡的乖女孩。其它時候還是可以灑上我的「白毒藥」的。

茲附上「鳶尾花」歌詞。改天,我可要好好聞一下我家後院的鳶尾花到底是甚麼味道…

〈鳶尾花〉

詞: 高曉松 曲: 馬上又
唱: 滿文軍

鳶尾花在鳶尾山腳下剛開放
陽光有陽光的重量
年輕在年輕的身上慢慢徜徉
時光比較漂亮

一間青草房
看不盡人茫茫
等不來的秋涼為誰唱
九月的船艙
轉過身空蕩蕩
歲月穿過了牆
沒發出聲響

鳶尾花用紫色的翅膀在飛翔
配合那落山的月亮
歲月有無人能聽懂的老唱腔
伴奏難以想像

隨風出發
流水不認識家
等你回到天涯
我已長大
別來無恙
不凋謝的夢想
過了這座山崗
是藍色海洋

4/12/2012
為了完成本文,渾身噴滿 Prada Infusion D’iris (快熄火) 的小火焰
寫於風城

————————————————

【延伸閱讀】 

===========================

聲明:本人所介紹任何產品,純粹是我自己覺得好看好吃好用好玩才介紹,所有產品也皆是我自掏腰包付費所購,或受親友饋贈,與廠商毫無利益勾結或廣告合作關係。訪客如對產品有不同想法或個人經驗,在下恕不負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